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529.正魔之争(十四)
    孩子们得了一日假期, 玩得有些疯,小绾绾更是吃着饭就睡着了, 几个孩子匆匆吃了晚饭, 洗漱一番便都睡下了。石慧逛了一日,却依旧精神奕奕, 正在听老于汇报今日传来的消息。

    “今日郊外有高手相斗,是阴后祝玉妍和慈航静斋梵清惠,梵清惠似乎受了伤被宋缺救走,之后不少魔门弟子都离开洛阳城。”

    白日,梵清惠躲在远处观战只怕是看到了她消耗祝玉妍的大半内力,祝玉妍几乎不支就地调息。慈航静斋与阴癸派互为宿敌多年,如今有这般机会梵清惠自是不愿放过。只是她如何能够想到石慧这曾经杀进阴癸派, 一贯与魔门作对的人会送了祝玉妍一份大礼物呢?

    “宋缺竟然也来了洛阳,莫非这对老情人约了在此私会?慈航静斋嘴上喊着要顾全大局,看到便宜还是忍不住要捡,这次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朝中局势万变, 宋缺是宋阀之主,大约是冲着长安来的,只是途经洛阳极有可能是为了主人。”

    “如此看来, 我也算是有面子了, 能够引来将阴后、梵宗主和宋阀主先后引到洛阳。”

    “梵清惠与祝玉妍一贯势均力敌,今日阴后又被主人耗去大半内力, 为何梵清惠竟然败的如此惨烈, 要宋缺出面相救?”老于奇道, “莫非主人——”

    “我送了祝玉妍一份大礼,助她突破了天关,可继续修炼《天魔大法》十八重。”石慧道,“祝玉妍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这很好。只是如今邪王的武功已经日渐胜过阴后,他们不是爱玩平衡么,我就帮他们平衡一二。”

    梵清惠被宋缺救走,祝玉妍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凑上去被二打一。她如今破了天关,只怕正急着回阴癸派闭关修炼《天魔大法》十八重,离开的魔门弟子自然便是她门下的了。

    “原来如此,说到邪王石之轩,蜀中传来消息,石之轩失踪了。”

    “失踪?难道不是也跑来洛阳凑热闹?”

    “碧秀心死了!”老于道,“石之轩自创了一门《不死印法》,碧秀心偷看后爆亡。”

    “碧秀心是慈航静斋弟子,武功、医术都不差,只是偷看如何至于丧命,大约是忍不住还试了试吧!”石慧顿了顿,“以身饲魔,到底是遂愿了。慈航静斋的仙子们爱用别人渡情劫,如今自己也成了别人要渡的情劫了。”

    “主人的意思是,石之轩故意让碧秀心看到《不死印法》?”老于诧异道。

    “难道不可能么?这《不死印法》既然如此暴虐,石之轩怎么会不收好,让碧秀心轻易偷看。便是他不防备妻子,难道也不怕女儿误看么?我虽未见过石之轩,却也知其所走之道无情。既然要修无情道,这妻女变成了累赘,除非他甘愿一辈子隐居蜀中,否则碧秀心母子迟早成了他大道的阻碍。”

    “一个白道仙子,一个魔门邪王,想当初碧秀心甘愿被逐出师门也要与石之轩归隐,神仙眷侣何等令人称羡,到底也比不得邪王的野心。”老于叹息道。

    “神仙眷侣?若真是神仙眷侣,也就不会传出以身饲魔之说了。”石慧皱眉道,“不管石之轩有意还是无意造成此事,他失踪之事多半与我们无关了,只是还要注意他的行踪。”

    石之轩之所以失踪,左不过是妻子死后又后悔,甚至走火入魔,怕伤及女儿之类的原因,躲到哪里疗伤去了。之所以推测石之轩可能走火入魔,乃是碧秀心之死。这《不死印法》能够兵不血刃地坑死了慈航静斋高足,可见邪异,怕是石之轩亦无法彻底驾驭。

    追寻大道,原本便是磨难重重,魔门中人嘴上喊着真性情,只到人一旦失了底线,便难免生出心魔。加之石之轩被成为邪王,行事更是诡桀,武道也追寻剑走偏锋,出了问题并不稀奇。

    “主人放心,我会让人多注意的。”只是邪王武功之高,若是存心躲起来,一般人也追寻不到他的踪迹。

    在洛阳小住了几日,石慧只知道宋缺和梵清惠都住在城中,却始终没有见面。只启程往长安,途中休息,反而遇上了宋阀的人。令石慧意外地是宋缺这次出来,并非一人,除却随行护卫随从还有一个小公子。

    宋缺带人在他们对面休息,双方只隔着十来丈,却谁也没向对方打招呼。他身边的小公子极是端正,站在宋缺身边,还有几分畏惧。看来这位宋阀主还是个严父,他那儿子只是站在身边就宛如才被骂了一顿。只梵清惠已经不再,大约在洛阳就与宋缺分开走了。

    “主人,您说宋阀主这什么意思?”老于吃着手上的肉干随口道。

    “大约是想从我身上探听一些消息,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好主动罢了。”石慧嗤笑道,“小仲声音小些,一路上就听到你的声音。”

    寇仲凑到石慧身边,笑嘻嘻道:“我这不是见大家在路上无聊么。娘,您这是嫌弃我不成?”

    “嫌弃,嫌弃的要死,混小子,一天到晚没个正形。”石慧温声道,“莫要顽皮了,这路上汗湿了衣衫,换衣服都不方便。好生吃了干粮,我们就继续赶路。天黑之前,寻个地方宿下,也不必露宿这般辛苦。”

    “知道了!”寇仲顺着石慧的目光看去,注意到宋缺身旁的小公子,便怪叫道,“娘,你不会看上那个小子了吧?他没有我和陵少长得好看,没有我们聪明。”

    “嗯,你最好看!”石慧心不在焉道。

    宋缺有天刀之誉,乃是当今刀道第一人,只他那儿子却配着一把剑,学的是剑法,倒是奇怪。她以用剑为主,只是到底不是一般的武林人思维,素来不会强制孩子们用什么兵器,只是大多孩子在他手上启蒙,最先学的多半是剑法,后慢慢寻求适合自己的。这天刀宋缺竟然没有逼着儿子继承自己的刀道,去学剑法,莫非还是个开明的父亲?

    “娘答得真敷衍,莫非真看上那小子了!”寇仲嬉笑道,“一看他老子就不好惹,娘只怕你抢不来。”

    “胡说八道什么,你娘是强盗么,要抢人家孩子。”石慧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差不多了,让绾绾他们上车吧!”

    寇仲虽然嘴上皮,到底还是个称职的小哥哥,与徐子陵一道将一旁扑蝶的妹妹们唤回来,金银玉叶也开始收拾东西。他们这边一动,宋缺那边也动了,显然是准备一路同行的架势。

    石慧也不在意,上了车便闭目养神,这些世家大族,一贯爱拿捏身份。殊不知所谓身份也就是能给百姓看看,摆摆威风罢了。谁规定所有人都要买账了?

    两队人同时出发,同时休息,谁也不先向谁打招呼,如此竟然平平顺顺进了长安城。长安城还是那个长安城,只是历朝历代的长安城到底有些不同。便是同一朝,不同世界,走来也是物是人非之感。

    到了长安,石慧没有继续住客栈,而是早早打发人买好了院子。至于宋阀在京中自然也有他们自己的府邸,就更不需要住什么客栈了。

    几个孩子以为到了长安,也能够在洛阳一般四处玩耍一回。不想到了之后,便被拘在家里读书了。孩子们很是失望,不过石慧一旦“无情”起来,便是谁也没有办法的。小猴子们暂时还翻不出五指山,自然只能乖乖听话了。

    石慧也不忙着出门,只先规整收集上来的消息,了解一下长安的局势。不想才到长安次日,便有宇文家的人上门送礼和请帖。紧接着越国公杨素府上也派了人来,不过杨府便只有请帖不会贴心送礼了。杨素如今权倾朝野,唯有他给人送礼,哪有杨府给别人送礼的。宇文家虽为四大门阀之一,只如今在朝中到底比不得越国公的。

    “这些人的消息倒是灵通,看来世家豪族对于江湖也很关注。”石慧将请帖丢到一旁,叹道。

    “主人到底只是江湖人,为何这些朝廷大臣也会注意到主人的到来?”

    “朝廷大臣与江湖人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利益动人罢了。至于为何这么快注意到我们,那就要感谢宋阀主了。若非宋阀主‘一路护送’,我们也不至于如此高调进城。”石慧顿了顿,“只是《慈航剑典》和《天魔策》到底是慈航静斋和魔门圣物,其他人便是得了不说守不守得住,先要惹火上身,却不知他们为何如此积极。”

    “主人莫忘了慈航静斋可代天择主。”

    “代天择主?哈哈~”石慧忍不住笑了,“你我都知道那是什么唬弄人的玩意,不过是政治投资罢了。只慈航静斋弄得有模有样,确实很有利于收拢民心。民心虽可用,但也是把双刃剑。”

    若是成了慈航静斋代天择主选中的人固然是可以“民心所向”,然也是彻底将自己竖成了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是福是祸两说。阀门贵族也不乏习武之人,若能习得这两书内容,或是拿奇书与慈航静斋、魔门合作也算是个极大地利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