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399.民国风云(十八)
    叫了四姨太和五姨太的丫鬟进来, 拿了金疮药去房中帮四姨太和五姨太处理身上的伤口, 换身衣服, 一时屋子里只剩下了慕容麟和石慧。

    慕容麟从大衣口袋中掏出一支雪茄, 等着人点火,又想到方才自己令所有人呆在外面不许进来,便摸出打火机点上。雪茄的味道让他发热的脑袋一点点恢复正常运转, 今天似乎发生了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不管是自己的姨太太红杏出墙还是知书达理的夫人似乎与他以为的有些不一样。

    “老爷现在可以说说是谁传的谣言了吧?关于四姨太在外面偷人这件事。”石慧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因为有些呛人的烟味, 微微皱眉。她对于烟草这类的东西, 始终不太喜欢。

    “第二军有人看到了府上的姨太太在戏院与男人私会, 举止亲密。”慕容麟嘲讽道,“这件事只怕没有两日就会传遍整个盛京。”

    慕容麟说完,狠狠地一掌拍在桌案上,怒声道:“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脸面是自己赚的, 老爷好歹是盛京司令,难道还要被没有来源的几句谣言左右不成?”石慧冷声道, “老爷既然说谣言是说府上的姨太太, 府上一共有八个姨太太,不知谣言可有指名道姓说是老四?”

    “府上只有老四喜欢听戏, 除了她还有谁会跑到戏院去?”

    “因为老四喜欢听戏,所以在戏班子与人私会的肯定就是老四?”石慧轻嗤道, “喜欢听戏的确实只有老四, 可能够跑到戏班子里与情郎私会, 谁规定就只能是老四了?难道就不能有人心怀恶意, 故意嫁祸老四吗?”

    “你倒是护着她,三日前,她曾经出门,一天一夜未归。你可知道?”

    “我自然知道,因为她出门本是我安排的,接送四姨太的司机是我的奶兄宋钢,除此之外,随行的还有我的贴身丫鬟萱儿。”石慧顿了顿道,“不知那个告诉老爷,四姨太出门后一夜未归的人,有没有将这个也告诉您呢?”

    “你让四姨太出门去?”慕容麟有些意外。

    “不过是让老四去办些事情罢了!”石慧顿了顿道,“当然,这件事对我来而言,非常重要,重要到我不会让一般的人去办,只有最信任的人才能做。”

    慕容麟不由顿住了,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夫人,按理说要办什么事情,都不会缺人手。只是除了宅子里的下人,若是要动用他的人,难免会让他知道此事。

    夫人宁愿暗中派四姨太,却不和他说,找人去办,这就意味着,夫人让四姨太去办的事情并不想他知道。

    “老爷若是想问,我让老四去办的是什么事情,就免开尊口了。”在慕容麟质问之前,石慧出声道,“这件事,我暂时不想太多人知道,当然我可以告诉老爷,它不会对慕容家有任何不利。”

    这一点,慕容麟还是相信的。不管怎么说,夫人都为他生了三个儿女,四姨太也是府上的老人。单独一个人可能做出糊涂事,两个人凑在一起,是绝不会做出不利慕容府的事情的。

    “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慕容麟沉声道。

    “我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仅我知道,府上的每个人女人都知道。反而老爷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追求的是什么吗?”石慧略叹了口气,“转眼,老太爷已经去了十年了,老爷您这个司令可有实至名归?”

    宛如三伏天,一块烙铁掉在身上一般,慕容麟感觉到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最隐秘不愿为人点名的秘密就这般被自己眼中怯弱的妻子毫不犹豫的戳穿了。

    实至名归?这两年,他与叔父慕容品的斗争可谓是如火如荼。不仅如此,原本中立的两军,在不知不觉中仿佛也有了新的主人。有些事情正在慢慢失去控制,而他却还不知道敌人的底细。

    慕容麟心中气恼、愤懑,他甚至想要拔出自己的枪,一枪打死这个敢冒犯他权威的女人。然而,他却没有这么做。

    慕容麟想,不管这个女人的另一面是什么,至少他都是长子的母亲,已经十二岁的慕容子湛优秀的出人意料。小小的少年不仅文武双全,更精通多门语言。

    慕容麟却不知道自己选择继续“憋屈”,却让自己躲过了一场危机。

    “军中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妇道人家关心。”慕容麟有些不耐烦道。

    “老爷不想说,不如我们还是说说谣传府上姨娘红杏出墙的事情吧!”石慧也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不过是方才已经露出一些东西,不介意干脆多扔一下消息出来,也好震慑一二罢了。

    “老爷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府,如何知道老四外出,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的事情。难道谣言还传了府上的姨娘夜不归宿?”

    慕容麟将手中的雪茄丢在地上,穿着皮鞋的脚放上去踩了两脚才道:“我回府的时候,遇到了岭儿,岭儿亲眼看到四姨太出门,第二天傍晚才回来。”

    “原来是九姨太啊!”

    “岭儿只是告诉我四姨太一夜未归的事情,并没有提及其他。”

    “老爷如何遇到九姨太呢?我听闻老爷一回府就直奔小楼,难道老爷过来时还去过九姨太哪儿?”

    “岭儿的丫鬟一直在大门那里等着我回府。”

    “九姨太一贯是有心的。”石慧意味深长道。

    江馨月独居小楼,出府也没有大张旗鼓。然而九姨太却能清楚江馨月出府和回府的时间,可不是很不见么。

    慕容麟没有说话。

    “这件事,只怕背后还有些别的官司在里面。”石慧起身道,“既然,九姨太也参合其中,少不得要一起对质才好,老爷觉得呢?”

    九姨太梅岭来了以后,只是一口咬定她不过知道四姨太有夜不归宿,并没有说过任何四姨太可能偷人的事情。九姨太在这方面一向是个聪明人,若是没有证据再说,自然不会随意告这种状。

    如此说来,就算确定四姨太是冤枉的,那也是慕容麟鲁莽,冤枉了夫人。至于九姨太,人家不过是说了一些看到的听到的实际情况。

    “既然九姨太也不确定,那谣言并无指向性,我看老爷还是让人在调查一番吧!没得让老四无端背了这个黑锅。”

    慕容麟虽然不是很高兴,不过到底没有在坚持立即处置四姨太。只是四姨太成了待定嫌疑人,他又觉得府上每个姨太太都很可疑。加上与自己认知完全不符合的夫人,慕容麟许是有了些心理阴影,连着两日都在书房休息了。

    五姨太的伤势倒是不严重,就怕脸上留下疤痕不好,少不得细细看护。反而是四姨太伤的比较重,当夜就发了高烧,最后用上了盘尼西林,才阻止了伤口恶化。

    不想,次日晚上,八姨太却独自跑来了东楼,还神神秘秘将丫鬟留在了门外。

    “夫人,救我!”

    石慧正奇怪八姨太为何而来,八姨太却忽然跪在地上,抱着了她的小腿。

    “求夫人救救奴,奴不想死!”

    “到底怎么回事?”

    八姨太略抬起头,望着石慧欲言又止。

    石慧摸了摸额头:“在戏院与人私会的是你?”

    “夫人,奴确实去戏院见了师兄,可是我们不是偷情啊!”八姨太哭诉道。

    八姨太幼年被父母卖给了戏班主,她少时学艺,常得戏班一个师兄维护,两人感情甚笃。八姨太与师兄少年时青梅竹马,甚至私定终身了。

    只是,戏子是下九流的勾当,在戏班子里,他们根本没有自己做主的权利。八姨太那位师兄虽是须眉男儿,却生的阴柔美貌,时常被一些好男色的权贵沾染。

    后来,八姨太就遇到了慕容麟,受够了身不由己的日子,八姨太毅然选择做了慕容麟的姨太太。因为这样,八姨太心中便时常觉得对不住师兄。

    这几年,八姨太在府上过的还算可以,尤其是跟着六姨太学做生意,存了一点小钱,就想自己做点小生意。八姨太没有许多可信任的人,便想到了自己的这位师兄。

    八姨太本来已经多年没有见过师兄,这些日子,却连着与师兄暗中见了几次,竟被人看到了。

    八姨太与她师兄自幼一起长大,虽然各有选择,可是到底也能够谅解对方的选择,做不成夫妻,那也有几分当年相依为命的兄妹之情,自然颇为亲密。

    若说八姨太红杏出墙,还真没有。就算如今她在司令面前已经失宠,可作为慕容家的姨太太至少不用担心被人欺负。要不是慕容麟误以为在戏院私会男人的是四姨太,八姨太根本不知道外面已经有自己红杏出墙的谣言。

    可是,如今府上的人都知道司令为了某个姨太太在戏院私会野男人的事情生气,八姨太立时变猜到了几分。八姨太知道自己没做过,可是她却怕慕容麟知道自己与师兄的往事。再说了,男女的事情,有时候,想要证明清白还真不容易。

    生怕慕容麟查出去戏院的是她,八姨太惊慌失措下,便想到了跑来找石慧救命。生怕自己被慕容麟活生生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