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319.大汉风云(三十三)
    “母……母后, 这……”迎阳公主嗫喏地看着石慧, 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好了, 别再那里自己发愁了。此事本宫心中有数, 你也不要太担心。”石慧淡淡道,“有空便与你的姐妹们多多往来,将宗儿带出去见见人。宗儿到底是男孩子,还是要多见见世面才好。”

    迎阳公主的生母是石慧下令处死的,她虽然喜欢小孩子,却也做不到杀了人家的亲娘, 再施加恩德的事情。同样,她也不会迁怒一个孩子, 一直以来只是无视迎阳的存在而已。

    石慧虽然没有刻意打压迎阳, 然只迎阳在椒房殿得不到优待就足以让人明白这位公主是不得宠的。在这宫里,从来不乏捧高踩低的人。许是自小境遇不及兄弟姐妹的缘故, 迎阳公主自幼有些胆小怕事, 说得好听些便是温柔娴雅。

    “儿臣明白了,多谢母后指点。”迎阳公主想明白石慧的话语,立即欣喜道。

    “这几日天气骤寒, 萧八子染了风寒。你既然进宫就去看看她吧,到底养了你一场。”

    “萧母妃病了?”迎阳公主有些惊讶, “儿臣多日不曾进宫, 竟不知晓, 儿臣这就过去探视母妃。”

    “也不用如此着急!素锦, 带迎阳公主下去梳洗一番。”、

    “诺!”素锦立时应道。

    迎阳公主想到自己刚才跑进来的模样, 摸了摸散乱的头发,顿时有些赧然:“儿臣失礼了!”

    见素锦带了迎阳公主下去,当利公主才露出几分忧色:“此事若是父皇的主意,母后想要让父皇改变主意可不容易。”

    “无妨!”这未央宫里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如果真不能阻止,让栾大在成亲前“暴毙”也就是了。

    “父皇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将二姐姐嫁给一个神棍,我们脸上也无光啊!”阳石公主脆声道。

    “住嘴!”卫子夫厉声道,“真是越大越没规矩,陛下是你可以议论的吗?”

    “阳石说话倒是比以前还直了,可见这几年过的不错。”石慧笑道,“你这话是没错,却不是你能说出口的。须知你嘴里的神棍可是你父皇认定的仙师。”

    “儿臣嘴误,请母后、母妃宽宥。”

    “知错就好,好在此处也没有外人。”

    阳石公主一贯展示于人的都是一副娇憨模样,然也没有真在陛下面前出过纰漏。当然,也可能是公主们见到皇帝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的缘故。

    “母后应了二姐,莫非心中亦有妙计?”诸邑公主见卫子夫盯着阳石公主,连忙转移了话题。

    “此事不急!先看看情况再说。”

    众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石慧就让卫子夫带着三个女儿告退回披香殿说私房话去了。

    两位侯夫人准备出宫,霍嬗却闹着要留下来。不过想到栾大的事情,石慧还是让霍嬗出宫去了。

    待两位侯夫人出宫,石慧让人去查的事情也有了回应。

    “……乐成侯丁义亲自上书陛下推荐栾大,言其能通神仙。栾大自言:黄金可成,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陛下已经封栾大为五利将军,准备委以重任。”

    “果然是好大的仙法,大汉多年来饱受黄河决堤之扰。元光三年,黄河于淮阳缺口,士卒十万上阵尚且没有堵住缺口。元封二年,万塞瓠子河决堤,自将军一下官员悉数亲自上阵,方堵住黄河缺口。早知有五利将军,何须我大汉将士和百姓受决堤之苦。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撒豆成兵的本事,否则大汉的将士也能够解甲归田了。”

    “娘娘说笑了,那栾大若有这等神通,早就成了神仙,哪里还会在人间啊!”素锦笑道。

    “瞧瞧,连你都明白,怎么我们陛下就那么好骗呢?杀了一个李少翁,又来一个栾大,当真是想长生不老想疯了。”石慧嗤笑道。

    “世人皆畏惧鬼神,若非娘娘教导,奴婢大约也是信的。”

    “你去宣室走一遭,就说本宫头疼难忍,太医也诊不出毛病,想来可能撞邪了。”

    “娘娘想处置那起子玩意,何必诅咒自己呢?”素锦嗔怪道。

    “既然是陛下倚重之人,除了本宫,哪里请得动啊!”石慧轻嗤道。

    “奴婢明白了!”

    宣室中,皇帝本来正与新封的五利将军坐而论道,听到宫人的禀告,也不由露出几分忧色。

    “陛下可是有什么忧心之事?”五利将军故意问道。

    “宫人来报,皇后突然头疼难当,就连宫内的医女也找不出病因。”皇帝起身道,“还请先生稍作,针前去椒房殿看看。”

    “即使如此,娘娘许是撞邪了也不一定。如果陛下信任,不妨让在下为皇后娘娘驱邪。”五利将军趁机道。

    “五利将军愿往自是极好,只是皇后娘娘素来不信神仙之术,未必明白将军妙法。”

    “那是皇后娘娘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得道高人。”五利将军抚须道,“若让娘娘见识一下真正的神仙妙法,娘娘自然就信了。”

    五利将军主动提及展现神仙妙法,皇帝自然不会决绝:“如此,将军就与朕同往吧!”

    皇帝进了椒房殿就看到石慧躺在软榻上,额头上裹着抹额,眉头微皱。

    石慧见皇帝入门,才缓缓起身,一脸苍白道:“参见陛下!”

    “快免礼!”刘彻伸手扶住她道,“阿娇姐既然身体不适,何必如此多礼!头疼可好些了?”

    “臣妾无甚大碍,只是女医们都以看过,却查不到病因,这才惊动了陛下。”石慧目光落在了皇帝身后的男子身上,“这位是——”

    “臣五利将军栾大参加皇后娘娘,娘娘长乐未央。”栾大趁机上前行礼道。

    出乎石慧的意料,栾大长相并不寒碜,反而是身材高大,容貌俊美,穿着一身广袖道袍,当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难怪能够唬住求道心切的皇帝。

    “五利将军,莫非是陛下新封的官职?”石慧喜道,“恭喜陛下又得一员将才。”

    刘彻神情有些尴尬:“阿娇姐误会了,栾大这个五利将军并非是打仗的将军。”

    “不是打仗的将军,又是什么将军?”石慧奇道。

    “五利将军是为朕提炼仙丹,寻访仙人的高人。”刘彻道,“朕知道阿娇姐一向不信神仙之术,然而医女也查不出病因,或许是撞邪也未可知,不妨让五利将军试一试。”

    “原来如此!”石慧的语气淡了几分,“本宫近日从未出宫,若是撞邪也定然在宫里头。我虽不信什么鬼神,然未央宫到底是陛下日常起居之处,却不好懈怠。就烦请五利将军好生看看此处又和不妥吧!”

    “娘娘放心,本将军定当全力而为。”五利将军立时道。

    “既然要查邪崇不如从椒房殿开始,素锦你陪五利将军四处看看吧!”

    “诺!”

    这宫里除却皇帝起居的宣室,大约最奢华精美的就算皇后娘娘的椒房殿了。相较于宣室的大气,椒房殿更精致奢华。栾大看着椒房殿心中微热,荣华富贵真是一种让人着魔的存在。

    五利将军转了一圈,走到偏殿的时候,突然打斥一声,旋即便摆出了驱邪的动作。

    “看来五利将军是找到藏身椒房殿的邪崇了,就是不知道这个邪崇是什么来历。”石慧淡淡道,“陛下可要过去看看?”

    “阿娇姐现在可相信世间有鬼神了?”皇帝笑道。

    “或许吧,不是有句话说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么?”

    然而当帝后走到栾大丈外,栾大却突然浑身抽搐起来,倒在了地上。

    “看来这个厉害的邪崇是上了五利将军的身了,这可如何是好?”石慧望向皇帝道。

    皇帝此时亦眉头紧皱,令身边的宫人上前查看。

    “陛下,五利将军似乎是撞邪了!”宫人按住浑身抽搐的五利将军道。

    “陛下,没想到椒房殿的邪崇如此厉害!”石慧道,“多亏了五利将军让邪崇上了他自己的身,否则遭殃的岂非臣妾?这会儿臣妾的头竟不疼了,看来是五利将军代臣妾受过了。”

    “哼~丁义说他神仙手段,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小小驱邪,竟然弄成这样子。”皇帝怒道,“还不将五利将军抬下去。”

    “臣妾听闻五利将军黄金可成,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如此神仙若因救本宫出事,本宫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皇后不必如此,朕看他是玄通不够才对。”

    五利将军被送回府上,抽搐才停止,过了两日依旧进宫到皇帝面前奉承。皇帝立时忘记了在椒房殿嫌弃他“法力低下”,觉得五利将军能够在椒房殿驱邪,是极有神通的。

    五利将军趁机为皇帝进献了一丸仙丹,皇帝服用此仙丹后,感觉整个人都精神饱满了起来。如此,五利将军越发得到皇帝的重用,直到半个月后,皇帝晨起发现自己的嘴竟然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