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225.女装大佬(二)
    “……翁曰:‘以我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 以钱覆其口, 徐以杓酌油沥之, 自钱孔入, 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惟手熟尔。’康肃笑而遣之。”石慧柔声说着故事,感觉到臂弯上的沉重,回首望去,小家伙已经闭着眼睛睡去,不由失笑。

    她养过许多孩子, 早熟如乔峰、殷离,聪慧如南宫灵、杨康, 幼时也不免有哭闹耍赖之时。然而与王怜花相处三个月, 这个孩子却从未有过类似举动。无论她教读书识字亦或是传授武功,小家伙都是认真学习, 没有丝毫偷懒耍滑。

    今晚如往日一样送他回房, 小家伙突然撒娇抱着她不松手,让石慧不由大为意外。这孩子平日虽然很是活泼,然而在石慧看来确实到了今日方有几分小孩子的模样。

    石慧心下一软便抱着他, 给他讲故事哄他入睡。待小家伙睡着,石慧将他放入被窝, 盖好被子, 起身吹灭桌上的油灯, 走了出去。

    油灯熄灭后, 室内只余下一抹月光洒入的清辉。原已经闭上眼睛的王怜花迅速睁开了眼睛, 望着从房中走出去的背影,有一丝困惑。

    已经三个月了,他娘竟然都没有提起柴玉关,让他谨记报仇的事情,这真的非常不寻常。最诡异的是他娘对他变得细心起来了,竟然还愿意讲故事哄他睡觉。

    种种不寻常都让王怜花觉得奇怪,盘起双腿,皱着粉嫩嫩的小脸,思考他娘到底想做什么。

    王怜花有些苦恼:总觉得他娘不可能这么温柔啊,难道是鬼上身了?

    不过这样的娘亲意外的让人喜欢,感觉不知不知要沉溺其中。不行!他娘一定是故意如此,要是他真放松下来,娘一定会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的。差点上当了!好险!

    啊,不管了,还是睡觉吧!果然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办法。

    王怜花刚要躺下,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打斗声。

    母子二人虽然住在一个院中,却并不是一间屋子。王怜花住在东厢房,夜里有丫鬟守在外间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石慧刚走出屋子,准备回自己屋子,就有人进了院子。

    “出来吧!”

    清冷的月下,十几名白衣蒙面女子从墙上飘进来。若是胆子小些的,只怕以为是遇鬼了呢!

    “云梦仙子?”

    石慧略有些意外:“没想到如今还有人记得云梦仙子的名号!”

    这些年王云梦几乎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能够叫出这个名字的,只怕是原主的旧仇家了。只是原主仇家委实太多了,除了柴玉关,石慧也不晓得还有什么人。

    “我等乃是幽灵宫弟子,王云梦,你今日若说出柴玉关所在,宫主或可饶你性命。”为首的白衣女子厉声道。

    石慧微微一笑:“幽灵宫?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本她还在苦恼幽灵宫所在,没想到幽灵宫倒是先找上门了。幽灵宫行事诡秘,江湖上知道幽灵宫的不多,就算知道,也极少有人了解幽灵宫所在。

    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石慧对这个世界可谓是两眼一抹黑,这三个月也不过是对如今的江湖有了大致的了解,对于幽灵宫这些神秘所在却是一无所知。

    “我并不知道柴玉关在哪里,不过你们宫主若是想找柴玉关报仇,或许可以往西北或关外寻去。”石慧道。

    至于说出柴玉关所在,幽灵宫会放过她这种话,只怕就是她的小花儿都不会相信。不说幽灵宫行事素来心狠手辣,白静素来偏执,又怎么可能放过王云梦这个仇人呢?

    虽说害了白静的人是柴玉关不是王云梦,但是当年柴玉关对白静下手却也是为了取信王云梦的缘故。

    白静说是柴玉关的第一任妻子,却也并非明媒正娶。她原本不过是烧火丫头,因为美貌得了柴玉关亲眼。后来怀了柴玉关的孩子,本以为能够成为柴夫人。没想到柴玉关却遇到了王云梦,并且被王云梦所吸引。

    相较于更美貌且风情,还能对他的野心给予帮主的王云梦,白静一个烧火丫头出生的女子自然就做不了柴夫人了。本来柴玉关随手打发也就是了,偏偏白静性子偏执,以腹中骨肉相留。

    柴玉关担心王云梦知道此事,对他有所犹豫,便对白静下了毒手。

    白静经受了那样的痛苦,固然恨极了柴玉关,可是作为导火索的王云梦又何尝不是她恨之入骨的敌人?

    幽灵宫弟子闻言再不说话,立即从四面杀了过来。

    王怜花听到声音,穿上鞋子蹬蹬跑出屋子,就看到石慧站在院中,十几个白衣女子满院子乱撞。明明剑向石慧刺去,可是那剑最后却都是莫名其妙的刺向了同伴。

    王怜花不由眼睛一亮,这般精妙的武功,委实令人喜欢,眼睛不由一眨不眨地看着院中。

    石慧余光瞥到穿着亵衣站在门前观战的王怜花,不由叹息一声。双手一探,向场中的女子抓去。她的动作极快,就仿佛穿花蝴蝶一样从人群中穿过,迅速制住了这些人要害。

    不过片刻间,已经制住了十几名幽灵宫弟子。

    石慧一把将王怜花抱入怀中,将他裹进披风中,嗔道:“夜深月凉,竟也不披件衣裳出来,小心明日灌你喝药。”

    “娘刚才的招式叫什么好厉害,花儿想学。”

    “这门功夫叫移花接玉,乃是借力使力的功夫,与武当派的四两拨千斤、少林派的沾衣十八跌有些异曲同工之处。须得在敌人出手瞬间摸清对手使力的方向转移他的攻击位置。这门功夫讲究的是后发制人,将对手力量拨回。若是没有足够的内力修为,是用不好的。”

    “花儿一定勤练内功。”

    石慧点了点他的鼻子道:“修炼内功须得按部就班,不可操之过急,以免走火入魔。”

    王怜花皱了皱眉头,有点小失望。目光落在院中被点了穴道的白衣女子身上,问道:“娘,这些人是什么人?”

    “幽灵宫弟子,她们宫主过去与娘有些恩怨。”石慧随口道。

    王怜花缩了缩小身子,嘟囔道:“幽灵宫?真是奇怪的名字。”

    石慧重新将他送回房中休息,王怜花躲在被窝里,一点点回味着方才石慧制住那些幽灵宫弟子的招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日起来后,院中那些幽灵宫弟子已经不见了。

    许是已经挖坑埋吧?王怜花这么想着,便洗漱一番,自己练功,然后与石慧一同用早膳。

    过往,王云梦的私生活颇为丰富,并不与王怜花一同用早膳。不过石慧取代了原主之后,生活作息便改变了许多。比如一日三餐都会陪着王怜花一起吃。

    三个月来,王怜花也从最初的震惊到如今的习以为常了。

    王怜花到了饭厅,自己跳上椅子,就见到桌子上果然放的都是自己喜欢的食物,心情顿时愉悦了几分,唇角微微扬起。

    到底是六岁的孩子,虽然一直告诉自己的他娘可能有个大陷阱等着他跳。但是身体已经先一步诚实的适应了母子如今的相处方式。

    “花儿,娘要出门一段日子。”

    王怜花心一沉:果然他娘又有大动作了。

    过去,他娘也经常出门,有时候一去好几天。反正平日家中有丫鬟仆役照顾,他娘素来不会和他交代自己的去处的。

    “花儿是留在家里还是与我一起出门呢?”石慧柔声问道。

    王怜花一愣:“娘要带花儿一起去?”

    “娘这次出门要好几日才回来,留花儿一个人在家总是不放心。可是娘要去的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或许还会有点危险——”

    “花儿要一起去!”王怜花跳下椅子,扑到石慧怀里道。

    “好,就带花儿一起去!”石慧笑道。

    两人一同吃了早饭,石慧带他收拾了简单的行囊,就准备出发了。

    想到王怜花到底还小,石慧并没有骑马,而是选择了马车。一路上也走的很慢,甚至时常会停下来,游玩一番。王怜花不由怀疑他娘这次出门是不是真的有事情。否则怎么有兴致带着他逛街,到处玩耍。

    如此走了月余,路才越走越偏,这日更是快要天黑了都没有看到什么人家。

    看着外面荒芜的景色,王怜花终于忍不住问道:“娘,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幽灵宫!”石慧道。

    王怜花闻言就没有继续再问了。

    石慧将马车停在了一处隐蔽的山谷中,便抱着王怜花下了马车。

    走了一小段路,就看到了一片石林。石林中弥漫着黑色的雾气,看着颇为诡异。

    “这是瘴气!”石慧一边解释,一边拿出一颗药丸递给背上的王怜花。

    王怜花也没有追问什么是瘴气,就接过药丸塞进了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