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203.驱除鞑虏(六)
    阳顶天失踪后, 为了争夺教主之位,明教陷入四分五裂之中。

    光明左使杨逍自封代教主占据光明顶,光明右使范遥不知踪迹。四法王之首紫衫龙王黛绮丝在阳顶天失踪前就已经叛教;金毛狮王谢逊九年前于王盘山夺取屠龙刀,挟持张翠山和殷素素就此不知踪迹;白眉鹰王殷天正出走自创天鹰教;青翼蝠王韦一笑不愿见明教四分五裂,与五散人留守西域,却轻易不上光明顶。

    原主出生天鹰教却也算的半个明教中人,然想要争着教主之位也不那么容易。当年明教之所以分裂就是因为护法和法王们谁也不服谁。

    纵然石慧有把握以武力令诸人臣服,然明教弟子性情桀骜, 若非心悦诚服, 就无法令行禁止。如此她想要借用明教整合义军反元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幸好明教众人曾经有个约定, 那就是谁能够查明阳顶天失踪真相,其他人就要诚心臣服奉其为教主。

    明教之人之所以找不到失踪的阳顶天,概因阳顶天死在了光明顶密道中。然而这密道除却教主,其他人却是不允许进入的。明教弟子看似行事无忌, 却颇为守信,多年来除却黛绮丝本为寻找乾坤大挪移心法而来,暗入过密道,竟再没有人私入过密道。

    石慧知道密道之事,却也不知道密道确切入口。这密道似乎不止一个入口, 她虽然习得一些机关之术,想要找到入口只怕也要费些时日。

    为了方便寻找密道入口,支开杨逍, 石慧写了一封信, 送上光明顶。这封信却是告之杨逍, 纪晓芙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还取名杨不悔的事情。信上还故意提醒灭绝师太已经知道此事,将动身去杀纪晓芙母女清理门户。

    石慧到光明顶之前,已经让任慈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她虽然不喜欢纪晓芙为人,倒也无意害了两条性命。任慈会等她到光明顶再放消息,这样确保灭绝师太不会比杨逍更早找到纪晓芙母女。

    当然,如果灭绝师太先一步找到,任慈就会出面保她们母女性命。纪晓芙是灭绝的弟子,暗通仇人,灭绝要清理门户谁也管不得。但以灭绝的行事,只怕连杨不悔也不放过。不管杨不悔的父母是谁,她只是一个小孩子,不该罔送性命。

    杨逍若是对纪晓芙余情未了,必定会立即赶去找纪晓芙母女。就算对纪晓芙不过露水情缘,为了亲生女儿和自己的颜面,这一趟也不得不去。

    果然,杨逍一收到消息,就立即吩咐五行旗驻守光明顶,自己下山去了。这封信来的古怪,杨逍也怕是仇人陷阱,又招了在西域的青翼蝠王韦一笑回来光明顶。

    当年的教主之争,韦一笑是三法王中唯一对教主之位没有想法的。论武功、智谋和声望,他都不及逍遥二仙和金毛狮王、白眉鹰王。这些年韦一笑没有在光明顶更多是痛心明教的分裂。

    如今杨逍召他会光明顶,韦一笑倒是没有推辞。相较于杨逍,韦一笑显然更容易对付一些。

    杨逍前脚离开光明顶,石慧后脚就就进了光明顶总坛。她用了三日在一处房间找到一个入口,又花了两日终于找到了阳顶天夫妇死去的密室。

    石慧拿到了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和阳顶天的遗书,便离开了密道。乾坤大挪移的心法是波斯文,好在西域有不少波斯人。石慧寻了几个波斯人,将乾坤大挪移前三层翻译了出来。

    她对乾坤大挪移并没有什么想法,移花宫的移花接玉还有燕子坞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都颇有几分异曲同工。石慧习武之处,还因移花接玉的优雅特意学过这门武功。

    她之所以要看这前三层,不过是为了练给其他明教弟子看的。至于再多,以她现在的武功,已经不愿意花心思在这些比之所学并不显得高明的武学。

    三层乾坤大挪移心法足以让她了解这门武功,而只要会小无相功,无论模仿什么武功都是轻而易举。石慧将这三层乾坤大挪移心法吃透,才开始处理阳顶天的遗书。

    对于这份遗书,石慧并没有改动太多,不过故意将遗书损坏了一下,去掉了阳顶天遗愿传位谢逊的那段。虽然谢逊已经瞎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这样最保险。毕竟,她没有为他人做嫁衣的爱好。

    处理了这些,石慧便先找上了青翼蝠王韦一笑。

    月凉如水,峭壁之上传来箫声,到有几分苍凉之意。一道黑影宛如蝙蝠一般在石林之中飞窜。青翼蝠王韦一笑稳稳地落在了一处怪石之上,目光落在了丈外的青衣女子身上。

    “阁下就是投书约我来此相见之人?”韦一笑阴声道。

    “不错!”

    “你是明教中人?”

    “算是吧!不过就算以前不是,以后也可以是不是吗?”石慧放下箫道。

    “不错!明教欢迎任何一个有共同信仰的兄弟姐妹。”韦一笑道,“但你约我来此见面,应该不是为了与我说要加入明教吧?”

    “自然不是!”石慧看着他,轻笑道,“我约韦蝠王来此,是告诉你,我要做明教教主,希望你可以成为第一个支持者。”

    “……阁下的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韦一笑道,“能够出现在这里,也只能证明你轻功不错。可是想要成为明教教主不是轻功好就可以的。”

    “那韦蝠王何不试一试呢?”

    “好!”韦一笑神情一冷,已经一跃而起向石慧扑了过去。

    韦一笑的动作很快,世人只知道他的轻功天下无双,却不知道韦蝠王的寒冰绵掌同样可怕。

    论武功,韦蝠王绝不会低于什么昆仑、华山掌门,然而韦一笑不过是明教法王最末。这也是为什么哪怕明教四分五裂,六大派也无可奈何的缘故了。

    石慧只是站在峭壁之上,不闪不躲。韦一笑的掌力已经到了眼前,她手中的萧轻轻一拨,韦一笑的掌力仿佛不可控制一般。韦一笑招式一变,然而石慧变招却更快。她只站在那里脚下不动,韦一笑的掌力却始终无法打到她身上。

    韦一笑双脚踢向她的双脚,石慧依旧笑容不变,手中的玉箫点向了韦一笑胸口。韦一笑扭身想要躲过,却不防她素手轻弹,竟然点到了他的膻中穴。

    韦一笑胸口一滞,几乎一头栽倒下去。

    原来韦蝠王轻功冠绝天下,却有个很明显的弱点。他在修炼至阴至寒的寒冰绵掌时出了差错,三阴脉络受损。经脉中郁积了至寒阴毒,只要一用内力,寒毒就会发作,如果不吸人血解毒,全身血脉就会凝结成冰。然而高手过招,难道还能伸出脖子让你吸几口再打吗?

    石慧点他膻中穴便是引动他体内内力,如此内力迅速涌动,他自是无法再战了。

    韦一笑立时打了个冷战,目光便落在了石慧的脖子上,只恨不得抱着她咬一口。

    “韦蝠王这般看着我,莫非是想要吸我的血不成?” 石慧微微一笑,然后一跃而起,冲向了韦一笑,“有时候想一想,明教被称为魔教也不是没缘由的,不是吗?”

    韦一笑自忖轻功天下无双,却也没有见过这般快的。她的身法快,手上更快。韦一笑想要避开,然而寒毒发作,动作难免滞涩,竟然没有避开。

    石慧一手点了韦一笑的穴道,一手提着韦一笑向峭壁下掠去,停在了一处平坦之处才将他放下。掌心贴着韦一笑后背,韦一笑顿觉身上一暖,对方竟然以内力为他疗伤。

    韦一笑觉得今晚真是见了鬼了。

    他竟然不知道明教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高手,不仅是明教,江湖上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高手。他的至阴寒毒教众老兄弟也曾想为他疗伤,包括医仙胡青牛都没有一人有办法。

    然而石慧的内力一进入他的体内却立即压制了他的寒毒。生平第一次,在寒毒发作后,他不需要吸血来压制。

    “多谢,只是你为什么救我?”

    “我说过我希望你成为我的第一个效忠者。”石慧微笑道,“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我姓石,名慧。”

    “在下明教法王韦一笑。”韦一笑问道,“你刚才所用可是乾坤大挪移?”

    “不错!”

    “你找到了阳教主?”

    石慧点了点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和夫人至少死了十年以上了。”

    阳顶天失踪这么多年,明教的人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然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大家谁也没有说破罢了。

    “阁下真是明教弟子?”

    “当年众位兄弟曾经立下誓言,若是谁能够寻到阳教主或为阳教主报仇,就要拥立谁为下一任教主。”韦一笑道。

    只是当时那个范围大家是默认在原来的光明使、法王和五散人之间的,然而石慧却不是其中之一。

    “我寻到了阳教主夫妇遗骸,得到了乾坤大挪移心法。当然作为继任者,也有义务为阳教主报仇。”

    成昆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反正都要杀,能够用他一名凝聚明教的团结力也算死得其所。

    “你知道是谁害了阳教主?”

    “教主夫人的师兄,谢狮王的师父成昆。”

    “原来是他!”韦一笑大惊,“成昆杀了金毛狮王满门,金毛狮王在江湖上弄了许多风波,就是为了找到成昆报仇。可是成昆已经十多年没有出现了。”

    “那自然是成昆已经躲起来了。”石慧道,“而我正好知道他躲在什么地方。”

    “好,我韦一笑愿意奉你为教主。”韦一笑突然笑道。

    韦一笑与杨逍其实不太和,以石慧的武功倒是能与杨逍争一争,更不要说石慧寻到了失踪的教主夫妇学了乾坤大挪移。乾坤大挪移本是教主才能学的武功,这么多年也就是杨逍当年得了教主赏识,被允许学了两三层。

    石慧明白他的意思,愿意奉她为教主,却不是完全效忠于她。不过没关系,这本不是一日可达成的。

    “韦蝠王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的。”石慧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和一本书扔给韦一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瓶药可以克制你身上的寒毒,只要毒发之时服用一颗,就不必吸食人血。这本九阴真经你可以练着,对你的内伤有用。我的手下可不能是只能打半场的怪物。”

    “九阴真经?”韦一笑一愣,“是那本九阴真经?属下虽然避居西域,却也听说过百年前,驻守襄阳的郭大侠夫妇以及神雕大侠都曾经练过这门功夫。”

    “韦蝠王倒是有些眼光。不错,这就是百年前连天下五绝都为了它华山论剑的九阴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