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95.天下一统(二十三)
    咸阳有内外城之分, 内城由渭北咸阳宫和渭南兴乐宫组成, 两宫气势磅礴, 有渭桥连接, 上扼天穹,下压黎庶,隐然有君临天下之象。仅规模已远非邯郸或大梁的宫殿可以企及。

    外城比内城大了十多倍, 是平民聚居的郡城区, 商业发达, 旅运频繁。随着秦国隐隐成为各国之首,天下霸主地位逐渐奠定,咸阳也成了最繁华的城市。

    在回咸阳之前, 嬴政到过赵、齐、楚、韩、魏的都城和主要城市,无一堪与秦都咸阳相比。且他们进入咸阳城的这天, 天朗疏阔, 晴空万里,一览无余,越发显得整个城郭宏伟不凡。

    早在咸阳城外,吕不韦派来迎接的队伍就送来了华丽的轿撵取代了边境官吏奉上的马车。轿撵并不是密封的, 四周只是悬挂着瞟纱,坐在轿子里,可以轻易看到道路两旁围观欢呼的百姓。

    作为一个生在赵国,长在赵国的秦国王子, 在走进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 嬴政心中是带着几分忐忑不安的。只是这份不安在触及自己前方母亲的背影, 又平缓了几分。

    随着越来越近恢弘大气的礼乐之声,嬴政觉得他身上的血一点点开始沸腾。当看到吕不韦率领百官前来迎接,看着万民匍匐在脚下,他的情绪简直兴奋到了极点。

    哪怕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秦国王子,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或许会成为秦王,都没有这一刻那么真实。几乎是一瞬间,他的野心就全面觉醒了。他是属于这里的,而天下将是他的。

    “下官吕不韦恭迎夫人和王子回国!”

    石慧静静地望着轿前的吕不韦,吕不韦迅速移开了目光,见此她不由微微勾起了唇角:有趣!

    她本来还有些担心,如何对付吕不韦。毕竟原主朱姬对吕不韦倾慕异常,哪怕成了嬴子楚的妻子,心中也一心记挂着吕不韦。要她对着吕不韦情意绵绵实在是有些难度。

    好在吕不韦一心都是天下,想要“自己儿子”成为秦王,为他铺垫前路。

    如今朝上杨泉君为首的大臣,本就因朱姬曾是吕不韦没有名分的妾室怀疑嬴政的血脉。吕不韦为了自己的大业,自然不敢与朱姬“眉来眼去”。

    只怕不仅是现在,在嬴政成为秦王之前,吕不韦都会与她保持距离,生怕瓜田李下,坏了自己与嬴政的前程,如此倒是正和石慧之意。

    “丞相辛苦了!”石慧意味深长道。

    在嬴政的位子稳固之前,适当的借力是必然的。石慧自不会此时让吕不韦生出疑心,少不得表示一下自己“不忘旧情”。听到石慧的话,吕不韦果然有些小惊慌,生怕石慧克制不住对自己的“深情”。

    “是夫人和王子受苦了,请夫人与王子移步别院少室休息,明日拜谒大王。”吕不韦大义凛然道。

    “有劳丞相费心!”

    到了别院,吕不韦果然不敢与她私下相见,只说了几句大王思念夫人与王子久已冠冕堂皇的话,就匆匆离开了,生怕授人以权柄。

    别院中已经准备好了华丽的袍服,在见秦王之前,他们还需沐浴更衣。考虑到舟车劳动,礼官非常体贴的将觐见放在了明日。

    “王子可曾安歇?”

    “娘,孩儿还没有休息!”嬴政有些兴奋地从外面走进来,“孩儿不累,也不想这么早休息!”

    “八月,我们初回咸阳,只怕不习惯这里的饮食,你亲自去厨房做两碗面汤来。”

    “诺!”

    “还是娘最疼孩儿,上午吃的那什么点心,真是难以下咽啊!”嬴政凑到石慧面前坐下。

    “看你兴奋的样子,看来我也没什么好担心了。”石慧笑道。

    八月很快送了汤面上来,母子两人一起吃了面,说了一会儿话,七月从外面进来道:“禀夫人、公子,井过来了!”

    嬴政看了母亲一眼,飞快道:“让他进来。”

    早在两年前,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就奉命来到咸阳,负责调查咸阳城的所有贵族官吏关系和背景。石慧手中有不少具有一技之长的属下,这些人趁着各府邸招募门客混入其中,打听消息,或拉拢嬴政母子看重的官员。

    不过目前,他们只选择了一些有才干的底层官吏,左右不得大局,却颇有潜力。一旦有机会,嬴政就能够推举自己的人上去。为了保险起见,被拉拢的官员甚至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井过来不仅送来了这两年关于咸阳城的一些重要人物关系,还带来了一条新消息。杨泉君以朱姬身份卑微为由,反对册立朱姬为王后,秦王已经决议改册封华贵夫人。

    朱姬虽然出生卑微,但是她却是秦王微末之时按礼娶的夫人。朱姬曾经与秦王共患难,其后又抚养王子继续被羁留邯郸十多年。秦王迟迟没有王后,便是因为朱姬的存在,于情于理,这个王后的位子她是当得的。

    如今争的不仅仅是一个王后的位置,还是嬴政嫡长子的位置。若朱姬只是华贵夫人而非王后,嬴政相较于成蛟便只有长这个好处,而没有了嫡这个绝对优势。

    杨泉君就是笃定了,嬴政羁留邯郸多年,无人教导。若同为庶子,成蛟的赢面自然在嬴政之上。

    “杨泉君这个老匹夫,孩儿他日定要将杀之,为娘出气!”嬴政气得一拳打在了桌子上。

    “何必为了些许小事生气?”石慧捉过他的手,轻轻揉了揉,“莫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害自己的身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敢稍毁?”

    “可是娘,难道你不生气吗?”

    “如果这样子你就生气了,那么以后要生气的时候就太多了。”石慧不疾不徐道,“如今敌人已经出招,我们就该想着如何反击,而不是在这里生气。”

    “可是他们侮辱娘,孩儿、孩儿……”

    “每个人的出生来历都是天生的,我既然不忌将一切告诉你,自然也不会怕别人提起。”石慧讥讽道,“他们除了能够拿这一点来攻击我们母子,又如何能够寻到其他破绽?只要在明处的破绽,那就不是破绽。”

    石慧望着咸阳宫的方向,嘴角微微弯。对于权谋,她或许是半个新手,可是对于“角色扮演”,她还真是丝毫不惧的。

    次日,母子二人在宫人的伺候下,换上了觐见秦王的华服。乘坐轿撵一路进入咸阳宫,直到张太宫台阶之下。

    望着宏伟的宫室,嬴政生出几分好奇,快步走到石慧面前,扶着母亲的手臂,随着礼乐奏响,拾阶而上。

    宫殿内,文武百官跪坐两班,肃穆威严。当他们走进殿门与秦王遥遥相望的时候,坐在王位上的秦王激动的起身走下了丹陛。见此,右丞相吕不韦不由露出几分得意。而站在另一边的阳泉君和成蛟王子表情则僵硬了几分。

    回到咸阳后,石慧就摘去了面具,一个“毁容”的母亲于嬴政争夺王位乃是大大的劣势,石慧自然不会给敌人这样的机会。不同于当年与异人落难之时,今日石慧华服加身,容貌依旧,气质却大为改变。

    看着这张熟悉而又陌生,唯一不变的是美貌的面孔,秦王激动的落下泪来:“夫人,没想到你我还有再见之日。”

    石慧:没想到秦王感情如此充沛,这眼泪来的如此之快。

    好在早有准备,石慧举袖掩面,顿时泪如雨下:“妾身也不曾想到还有今日,今日得见大王,朱姬已经死而无怨。”

    “夫人~”秦王情意绵绵道。

    “……”石慧忙一把拉过嬴政,“大王,可还记得政儿?当年妾身与大王分别之时,政儿还没有满月。这些年,政儿一直对大王孺慕非常,如今见到父王,都欢喜的傻了。”

    “孩儿见过父王!”嬴政纳头便拜。

    秦王此时正是感情充沛之时,如何舍得,忙扶住嬴政道:“吾儿无需多礼!”

    目睹了一场一家三口团员喜剧,自己却丝毫被摒弃在外,成蛟有些不忿。见杨泉君对自己使眼色,成蛟点了点头,笑着上前道:“成蛟见过华贵夫人、大王兄。这些年,父王对夫人和大王兄可是思念的很啊!”

    成蛟虽有心在秦王面前讨好,但是到底年少气盛,说话语气便带了几分阴阳怪气。

    “华贵夫人?”仿若是刚知道此事,石慧一脸震惊地望着秦王,“大王——”

    “夫人,我——”

    “妾身明白,妾身出生微寒,能够侍奉大王左右,已经是上天赐予的福分。能够再见大王,妾身就已经无限欢喜,就算大王要贬妻为妾,妾也绝无怨言。只是政儿随妾幽居邯郸多年,受尽磨难,还望大王多加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