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79.天下一统(七)
    “娘, 你见元宗, 真的只是为了造纸和曲辕犁?”目送元宗离开,嬴政才回头道。

    “你说呢?”石慧斟了一杯茶, 悠然道。

    “我记得娘曾经说过墨者行会乃墨翟所创,然后来分裂为赵墨、齐墨和魏墨。赵墨矩子严平、齐墨矩子曹秋道, 魏墨矩子自然就是元宗了。墨者行会虽然分裂,但是三墨未必不想重新合而为一。不过是曹秋道和严平都不服元宗,想要夺取矩子令, 自己做整个墨者行会的矩子罢了。”嬴政顿了顿道,“娘提醒元宗提防曹秋道, 却没有提及严平, 本就有些奇怪。还有改良造纸工艺虽然有些难度, 但是有设计图造出曲辕犁并不难, 为何娘却将造纸方子和曲辕犁的设计图轻易交给元宗?”

    “若能收拢元宗为我们所用,区区一个造纸的方子和曲辕犁又算得了什么?这两样东西造出来,本也是要推广开来造福百姓的。”石慧微笑道,“且元宗此人虽然忌战, 却颇有道德底线。哪怕我将方子和设计图交给他, 就算他成功造出了纸和曲辕犁也不会占为己有。”

    “到那时, 娘再用其他方子吸引元矩子, 久而久之元矩子就是不愿意也只能站到我们一边了。”嬴政眸子一亮道。

    “正是如此!不过,政儿可曾想过墨者行会有三位矩子, 尤其是赵墨矩子严平就在邯郸城内。我却舍近取远, 宁愿接触行踪不定的元宗, 却没有考虑过严平?”

    “三位矩子无论是曹秋道、严平还是元宗,手下都有不少追随者,势力相仿。论武功,元宗略胜一筹,可是娘自己就是剑术大师未必看重他的武功。严平此人,孩儿在邯郸城也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传闻,并非什么正人君子。至于曹秋道,若是娘对元宗说的都是实话,也是阴险狡诈之徒。”嬴政拍手道,“莫非娘选中元宗是因为其人品可贵?”

    石慧欣然道:“正是如此!曾有贤者说开国之时,但有一技之长皆可用之;守业之人,必须有德。他日政儿为秦王,若为一统天下,但凡有一技之长,不必拘泥其品德。然,一统六国之后呢?故而,有同等人才,自当择有德之人,方为长久之计。”

    “可是娘不是觉得元宗太过心软吗?”

    “有时候,小人比君子好用,但是有些东西却唯有君子可托付。”石慧道,“我们收拢墨家的主要目的是墨家格物之术可繁荣大秦,此乃振兴之道,当用可托之人。娘嫌弃元宗过于心软,但也晓得此人心怀天下,若为天下百姓谋福祉,可抛头颅洒热血。你觉得阴险狡诈的严平和曹秋道可以做到如此无私吗?”

    元宗一次次对曹秋道和严平心软,固然是两人都是墨家弟子,不愿意同门相残。但是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因为元宗希望三家合并,重回墨者行会的辉煌。毕竟,三墨的祖师都是墨子啊!

    元宗并非不知道曹秋道和严平的野心,不然大可将矩子令交给任何一人,自己居于次位推动合并。他不将矩子令交给曹秋道和严平任何一人,并非舍不得矩子令,而是知道两人的秉性。

    可就算知道两人的秉性,元宗却又偏偏还抱着三墨合并的希望。世上总有些人拥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这样的人或许傻气,却又傻的可爱。

    如严平、曹秋道这样的人或名或利或权或势,不难收买,可是想要收服元宗需要耗费的心力却胜过十个严平和曹秋道。然一旦成功,结果绝对惊喜的。如元宗这样的人,只要嬴政不要做天怒人怨的暴君,他就能够忠心于你。可是曹秋道和严平这样的小人,哪怕用了也要防备其反噬。

    “娘没有见过元宗,竟然如此看重他。”

    “有的人虽未蒙面,亦可知其人品可贵。有的人哪怕同床共枕多年,你也未必能发现他包藏祸心。” 石慧抿了一口茶,叹道。

    就像她现在名义上是嬴子楚的妻子,却每天都想着挖嬴子楚的墙角,成就儿子的大业。

    “既然如此,娘为什么又要给元宗这么长的时间考虑?”

    “能够早早收拢墨者行会为我们所用自是再好不过,但是如今这个阶段,我们的目的还是回秦国。当你成为秦王才是墨者行会发挥最大作用的时候。”

    石慧没有明言,嬴政却明白他的意思。回秦国于他们而言并不难,石慧的这个“回”还包括朱姬母子的应有地位。

    论出生秀丽夫人自然比朱姬好,但凡事都有先来后到,朱姬虽然是歌姬出身,却是异人的正室夫人,曾与异人患难与共的。秀丽夫人娘家再好,她如今也只是异人的侧室。

    异人的父亲嬴柱并不得父亲嬴稷喜欢,之所以能够成为太子,是因为长兄倬太子早亡的缘故。

    而异人在嬴柱的众多儿子中也算不得才华出众,不然异人也不会被送到赵国做质子。异人能够在一众兄弟中脱颖而出,不过是嬴柱正室华阳夫人无子,异人认了正室华阳夫人为母,被记名为嫡子的缘故。

    故而嬴政的优势在于异人只有两个儿子,嬴政却嫡长子。异人对朱姬尚未忘情,于朱姬母子心怀愧疚。只要恰当利用这两个优势,这第一步并不难走。

    真正困难的时,嬴政成为秦王后,能否将秦王该有的权利收回来。若是没有人干预,异人注定不是长寿之人。而石慧也无意去为异人延寿,毕竟她在意的只是嬴政。

    母子二人休息够了才继续出发,在太阳落山之前,顺利找到了地方借宿。出门不便,路途颠簸,难得嬴政并没有抱怨什么。一行四人从邯郸出发,走了一个月方到临淄。

    相较于邯郸,临淄又热闹了几分。齐王虽然昏聩,齐国军事力量不强,经济却是七国之中最繁荣的。作为齐国都城,临淄自然也是热闹非凡。

    “夫人,我们是否先回客栈?”六月问道。

    为了收集各国消息和积累财富,石慧暗中收拢了几个大商人,开通了多条商贸线。又通过这些来往各国的行商在各国一些大城市开设客栈,用于收集各国消息情报。

    “娘,你答应我让我去武士会馆见识一下的。”嬴政连忙道。

    “六月,你们先到六安客栈安顿下来,我与公子到处走走。”石慧只得道。

    客栈中的掌柜伙计一半是本地招募,一半是石慧收养的孤儿,如此方不容易引人注意。

    “夫人,不如让房带行李去客栈,奴婢陪夫人和公子一起去吧!”

    “不必!”

    “诺!”既然石慧坚持,六月也不敢在劝。

    到了街口,石慧母子便于房和六月分开走了。

    嬴政好奇想去看的武士会馆其实是各国一些贵族设立的行馆。如今战乱连绵,会武功的人也特别被尊重。各国贵族就喜欢设立武士会馆招揽人才。

    任何人只要佩剑就可以进入武士会馆免费吃饭住宿,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在武士会馆之中强者为尊,一言不合就开打是常有的事情。若是买把剑就想混进去骗吃骗喝,也当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须知,在武士会馆与人起冲突被打死了自然是自己没本事,无人会同情。而打死人的不仅不用承担责任,很可能因此得到会馆主人的赏识,被收为门客。

    魏国信陵君号称食客三千,其中有各色人才,自然也少不了武士会馆招揽的武士。再比如石慧离开邯郸之前,赵穆的武士会馆就刚招揽了一个叫连晋的高手剑客。

    在邯郸的时候,嬴政就对武士会馆非常好奇。不过石慧无意过早暴露他们母子,一直不许嬴政去武士会馆见识。毕竟,武士会馆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去处。

    少年人贪新鲜好奇心重,一般石慧不会决绝儿子此类要求。

    母子二人本就带着剑,虽然是一个女子一名半大少年,可是进了会馆,并没有人询问阻止。只是会馆内的其他客人却一下子都向他们看了过来。

    “娘,好像没位子了!”嬴政看了一眼室内,有些失望道。

    石慧顾自走向了独坐的一个年轻人,微笑道:“小兄弟,不知我们可否同坐?”

    “夫人请便!”年轻人摆手道。

    见石慧落在,嬴政也赶忙在她身边坐下。一会就有伙计上来询问他们有什么需要,服务极为周到。

    “不过小孩子好奇,进门看看,主人家随意便好。”石慧随手取出一枚银珠子丢给了伙计。

    会馆虽然免费提供食宿,不过他们母子并非为了取得主人赏识而来,也不是骗吃骗喝的,石慧并不愿意平白占人便宜。

    那伙计本是伺候惯了会馆的武士,见多了嚣张跋扈的武者。今日见了个如此和睦的夫人,竟然还给赏钱,才不管人家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而来,自去厨房帮他们拿饭菜了。

    年轻人看到石慧的言行,放下酒杯,不由摇了摇头:“夫人若只为看热闹而来,还是与公子尽快离开吧!这里可不是女人和小孩子玩耍的地方。”

    “多谢小兄弟好意!”石慧抿嘴笑道。

    这年轻人看着落落大方,英气勃勃,可是石慧精通医术和易容,却是一眼看穿了他是女儿身。若非如此,石慧也不会选择与他同桌。

    要知道这个世道,能够文武双全的大多是贵族,进会馆的人不说全部,十有八九不过是有些武功的粗鲁汉子,少有文雅之人。石慧自是不愿意与那等鲁莽之人同桌,以免生出许多曲折。

    年轻人有些意外,不由多打量了石慧母子一眼,并没有继续催促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