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742.日月重辉(八)
    “臣明白,臣定让兄弟们好好办理此事, 保证每一两银子都用在该用的地方。”

    “安卿你是个聪明人, 本宫希望你一直这么聪明明白。只要你忠于皇上和太子, 本宫也定保你功名利禄。”

    朝堂之上是皇帝做主, 可是想到这位主子娘娘的手段,安剑清却信了。皇帝多疑, 安剑清清楚,锦衣卫指挥使的位子看着荣耀,坐起来不轻松。皇后的性子不可捉摸, 可是安剑清却感觉到了安全感。人都是有慕强心理的,追随一位强大的主子, 追随的人会更有安全感。

    “臣愿为主子效死命!”

    石慧点了点头:“稍后你以自己的名义写一份折子奏报陛下袁承志献宝有功,将之与本宫的书信一起送回京城。”

    “娘娘,这十几年来山宗一直和朝廷作对,袁承志更是与闯贼手下的谋士李岩不清不楚,难道真的要这么放过他们?”

    “安卿, 在官场上, 武功更高了是好,可是谋略也要学起来。本宫不介意手下的人聪明, 却不喜欢笨人。袁承志和山宗,还有用处,你与他们的恩怨乃是朝廷之事, 本宫便是要用他们也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报复于你。”

    “为陛下和娘娘效命, 是臣之责。”安剑清略一思索, 旋即明白了石慧用意,眼前一亮:“臣明白了!娘娘是要陛下嘉奖袁承志献宝,如此就算袁承志真去投效闯贼,李闯的人必然不会相信他。可那李岩非常狡猾,怕是不会轻易上当,他们只要仔细查访,定会知道今日真相。”

    “李岩不上当才好,只要李自成和其他反王相信袁崇焕的公子依旧效忠朝廷就好了。”石慧看了安剑清一眼道,“三人成虎,当初陛下为何疑心袁崇焕?乃是袁崇焕没有投敌却做了投敌之事,皇太极也打了一手好算盘。离间计,谁都用的。”

    安剑清闻言,有些惊惧。李闯不相信袁承志,李岩却信了,而李岩只是李闯的谋士,若那李岩真如传闻一样义气,他必定会护着袁承志,如此李自成与李岩之间必生嫌隙。

    山宗这边,皇帝若是公告天下嘉奖此事,便是断了山宗投效任何反王的后路,除非自立旗帜。然山宗一直为袁崇焕喊冤,若是自立为主,便是皇帝愿意认错给袁崇焕平反,天下人都不会信了。因为天下百姓会说,你没有反叛之心,为什么你儿子会自立为王?

    安剑清心道:皇帝在位十六年,怕也不晓得自己的皇后有这般心计谋略。否则以皇帝的多疑怕是不敢放皇后出宫,皇后出了京城简直是龙出潜渊。

    算计人心非石慧心知所愿,可天下事又并非直白的杀来杀去就好了。谋天下谋天下,这天下总少不得一个谋字。

    “这份奏折如何写,你可知道了?”

    安剑清立时回神,弯腰恭恭敬敬道:“请娘娘指点!”

    “奏折一点要点名袁承志如何巧合得到藏宝图,千辛万苦寻得建文帝宝藏,怜悯天下百姓,特向朝廷献宝。太子感念其心之诚恳,已经代朝廷和皇父出面收下这笔钱财,用于赈济各地灾民。安卿感动之下请皇帝赦免袁承志和山宗罪人身份。”

    “臣明白了!”

    石慧叹息道:“皇帝等漕银等的急了,如今潼关和辽东都等着发军饷呢!你将锦衣卫分一队出来与马士英的人一同押送漕银进京。这次本宫不想再有任何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

    “是!”

    “程帮主、沙寨主那里客气些,请他们一路照应。山东到直隶有他们关照,一路上会走的太平些。”

    “咱们是官,他们是贼,为何要他们关照——”安剑清顿了一下,“臣明白了,娘娘是要江湖人都知道他们与朝廷关系密切。”

    “知道举一反三到底不笨!”石慧赞许道,“到了南京,再寻个机会将他们与朝廷写的盟书透露出去。”

    “是!”

    且说袁承志得了话要他带上温青青陪着二师兄归辛树先一步赶往南京倒也不推脱。他与这位二师兄初次见面有些不愉快,可是都是华山门下,也不愿意为了小事记仇。

    同行之人中,归辛树和袁承志武功高强,锦衣卫本是马上跑惯的,最辛苦的便是太子和温青青。归辛树焦急,可是看尊贵的太子殿下如此陪着奔波,心下感动,并不敢催促。一行如此到了南京,太子请了马士英来见,归辛树师兄弟并不在旁听着,不想果真很快就拿到了二十颗茯苓首乌丸。

    次日天亮,护送漕银的继续北上,程青竹、沙广天、褚红柳也被要求随行,直到他们自己的地界就放他们自行离开。沙广天和褚红柳也就罢了,程青竹却要陪着官军从山东一直走到直隶。

    这一出发,程青竹三人也回过味来了,只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命都在人家手上,如今也非自己做主,何况吃人嘴软,那黄金收了哪里是没有代价的。天下大乱,这几位在江湖上本也算的逍遥,然这回算是栽大发了。

    石慧这一路依旧原计划南下,前往南京。归二娘抱着儿子带着三个徒弟一道,另外还有山宗诸人和原本同行的私囚。这些死囚若是当真为杀人不眨眼的大盗,就地处决,余下诸人一道带回南京再行安排。

    到了南京,各路藩王宗室早已收到天子诏令,有那乖觉的将孩子送来陪都,也有人对陛下的诏令视若无睹。如今大明宗室已有近25万人,适年孩子少说也有万人以上。皇帝不能每家一道圣旨,故此只是下了诏令,让各家主动送孩子过来。

    到了清明前几日,石慧也只见到千余孩子。余者或是不愿应诏或是路途遥远不能抵达,石慧并不在意,以祭祀所需为由,将山宗旧人之中挑选善兵之人为教官训练这些孩子。如此训练了五日,剔除那些委实不堪的,以太子为首,领皇子皇女和宗室诸子前往皇陵举行祭典。

    待典礼结束,宗室诸子以为可以回家,却被告知太/祖皇帝托梦,令诸人为朝廷效力。包括太子在内,皇子与宗室子弟一起接受军事训练,白天习武练兵,晚上读书,每旬还有考试。其后又有远些的宗室子弟陆续赶到南京,不知不觉入坑。

    这些孩子,有那确实不善于文或不善于武的,也另有老师教导其他东西。若无一项能够胜任,或消极抵抗,直接宗室除名。这些孩子大多在家娇惯,自是叫苦连天,可如今被关在封闭的营地不能外出,不能通消息,又有皇子带头,倒也不敢造次。

    太子和三个弟弟亦是苦不堪言,只是想到一路母后与他们说起朝廷若有不测,身为皇子猪狗不如,哪里还有胆子叫苦。改朝换代,当官的可以继续当官,百姓还是那些百姓,身为皇族却没有那么简单。

    清明过后不久,京城那边的消息才传回来。前次石慧信中与皇帝细细分析了劫案后处理诸事缘故,许是漕银没有丢皇帝高兴难得没有执拗,允了她所请之事,还以袁承志献宝有功,封了个伯爵。因皇后和皇子出宫,正好遇上漕银案,才能保护漕银,皇帝越发觉得梦中之事可靠,倒也没有怪责皇后和太子自作主张。

    石慧又写了折子与皇帝说起留了宗室诸子在陪都读书,好为陛下效命,请皇帝二下诏令,令适龄宗室前往南京。再与皇帝说起,如今朝廷艰难,税银运送困难,宗室的俸银不如直接从陪都送往各地。

    皇帝急着用钱,这道奏折多半会准。彼时那家中有孩子不肯送来的,石慧便有理由直接断了他们的禄银。从京城到南京,便是八百里加急,一来一往也非一日之功,将信送出,石慧便安心处理其他事情。

    已经到来的孩子都已经安置,还要留出空位,给接着过来的孩子。石慧将训练营放在皇陵附近,行军事化管理,特意要马士英调了五千兵马驻扎在旁,既是保护这些宗室少年,也是看着他们,以免有人怕苦逃跑。

    不久,石慧派去寻找番薯、玉米种子的两个弟弟陆续送回了第一批良种。周皇后的父亲为人吝啬贪财,不过两个弟弟倒能使唤,这趟差事办得石慧很满意。

    番薯、玉米此二种作物种植容易,如番薯只需培养藤条插纤,至半翻藤,玉米打孔播种便可。玉米成熟期只要三四个月,播种及时,到了夏季便能缓解饥荒。番薯叶子可以喂养家畜,饿极也可充饥,番薯本身饱腹感也很强。

    只要及时推广这两种作物,不说口感,对于已经易子而食的饥民,足以保命。石慧将部分良种送到山东、直隶,又取容易携带的玉米种子加上黄金五千两,派锦衣卫护送给潼关的孙传庭,令孙传庭超募流民,军中趁机淘换健者,其余流民则就地安置种植玉米。

    后面良种送来,石慧就从训练营中挑选来自饥荒严重的地区封地的宗室自己,让人护送良种带着赈济银两回去,招募流民种植新的作物。

    如此到了过了三月,山东那边褚红柳和沙广天已经送来消息,种下去的番薯、玉米涨势喜人,尤其是玉米等上月余便可采摘了。人饿起来,玉米杆子都能吃,这玉米若送到灾区,不知能够救得多少性命。

    皇帝发下第二道诏令伴随封地宗室俸禄改为由陪都发放,南京终于迎来了更多宗室少年。石慧将训练营中十八岁以上的少年挑选出来,准备带回北京。太子经过四个多月磨练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别的不说,管着训练营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