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729.失落大陆(九)
    自从那天的事情过后, 几个人的心情都不太好。除了逃走的陈宝洁外,可以说这里的每个人都没有放弃回去的想法。在他们发现自己穿越的时候, 心中未尝没有想过无法回家了, 可心中到底带着希望的。

    如今这个希望却被石慧一下子戳破了, 大家不免有些颓废。可以的话,石慧也不想做这个恶人。但大家要是无法转变想法, 考虑一下留下后要面对的东西,对于接下来的生存会非常不利。石慧并不介意他们继续寻找回去的办法,提前是他们先要能够在这片大陆活下来。

    同为人类, 石慧并不想看到这原本不多的人莫名其妙送掉了性命。

    从某些方面来说,女性抗压能力或许更强。过了两日, 阮欣欣几个女孩子已经先行转变了态度, 教导小兽人变得积极起来。她们在学习面对现实, 心中也认可石慧的建议:不想被兽人同化, 那就让兽人成为自己人。

    安子旭和江平两个男生也开始振作起来,漫漫冬夜,每日就在屋子里锻炼身体, 或者主动增加巡视工作, 努力锻炼身体, 适应大陆的生存规则。在同伴的带动下, 郑磊、杨高峰和徐福生渐渐开始接受事实。

    极夜过去一半后,日子变得难熬起来, 不仅仅是持续走低的气温, 还有食物。极夜开始之初, 石慧有时还会带回新鲜的食物。可是随着极夜的持续,新鲜的食物越来越难以寻找,大家就只能吃那些腌制的以及烤干的肉干。哪怕他们的肉干比兽人制作的肉干已经美味不少,可这样的吃法也是非常要命。

    马丽丽将菜干丢进瓦罐煮,除了肉干,他们也晒制了一些野菜干和果茶,希望以此补充维生素。瓦罐中浓郁的肉香已经飘出来,可是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食欲。

    没有白日,连续一个多月都生活在黑暗中。食物永远是煮的肉汤菜汤,是人都会厌倦起来。对于人类而言,没有五谷类的主食是非常难熬的一件事,何况吃的肉干和菜干也不是新鲜的食物。

    “上次去集市,慧姐带回来一些豆子,等开春了,我们就开辟一块土地出来种豆子。豆子可以发豆芽、做豆腐,下个冬夜就没有那么难熬了。”阮欣欣认真道。

    “不说我们都没有种过豆子,就算种了豆子,你知道怎么发豆芽做豆腐?”朱露反问道。

    “不会可以学啊,慧姐肯定会。”阮欣欣亮晶晶地眼眸盯着石慧道。

    “豆子倒是不难种!”石慧笑道,“挖坑埋下去,别让草淹没了,就行。”

    “那就多种一点,要是下个极夜还在这里,我可再不想吃煮肉干菜干了。”江平哀嚎道,“最好还可以种些其他菜,这日子太难熬了。”

    “有的吃就不错!你们啊到底没有真的吃过什么苦。”徐福生叹了口气道,“我听说隔壁狮人部落已经开始缺食物了。之前你们不是说狮人部落是大陆实力前十的部落吗?前十的部落都这样,其他小部落就更不用说了。难怪极夜前,慧姐出去转一圈就能捡回小兽人和雌性来。”

    自从大家到了大陆,交往最密切的就是相邻的狮人部落。想到那些曾经与大家一道盖房子,一道烧瓦的兽人也许正在忍饥挨饿,大家的心情都有些低落起来。尤其是几个女孩子最是心软,气愤都凝滞了几分。

    只是同情归同情,他们也不可能送食物过去的。不说他们收留了许多雌性、老年兽人和小兽人需要养着,狮人部落人口众多,他们有心支援,怕也是杯水车薪。

    “就算是你们那个文明时代,也有人饿死,何况是生产力低下的兽人大陆?优胜略汰本是大自然的法则,我们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就罢了。”

    “既然是优胜略汰,慧姐又为什么要捡那些被抛弃的小兽人回来呢?”阮欣欣不解道。

    “你又如何知道那些被我带回来因而活命的小兽人不是优胜的结果?”石慧轻笑道,“优胜略汰在某种方面也崇尚机缘,他们遇到我何况不是属于他们的机缘?”

    “这些小兽人被捡回来,学习我们的文字和语言。慧姐还要教导他们人类的生产方式,自然算是优胜的结果。”安子旭笑道,“不过慧姐,难道你来这里没有想过回去吗?”

    “回去?回去哪里?”

    “你不是大明人吗?难道你不想回到大明?你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在哪里,无论是这里还是大明。”安子旭说完又笑了笑,“有时候我觉得你根本不像是大明人,你对我们的说的东西也能很好的理解,并不像古人。”

    “现代人哪里有人会有慧姐这样的武功啊?慧姐,上次你说你的儿子与我们一般大了,是真的吗?”马丽丽好奇道,“你儿子是不是学武功,与你一样厉害吗?”

    “他学剑,是个剑客,武功在江湖上也算的顶尖吧!”石慧叹了口气,如今她与系统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叶孤城有没有破碎虚空,自己的任务是否完成。

    阮欣欣等人想要回家的心情,她明白。事实上,她也很想回去,为了堂堂,为了任慈,她都不能一直困在这里。可是她知道回家之前,最重要的是自己一定要过的好。如今也是幸好有任慈在,定然会好生看顾堂堂,暂时免了他的后顾之忧。

    “听起来很酷哦,那慧姐你儿子结婚了吗?”阮欣欣一脸兴味道。

    “我来此之前,他遇到了心仪的姑娘,或许已经成亲了吧!”石慧信念一动,突然道,“那是个非常特别的女孩子,我最初见到她时,她还是个走路都会平地摔的女孩子。可是最后一次见面,她已经是江湖上闻名的高手了,还是皇帝的锦衣卫指挥同知。”

    “锦衣卫指挥同知,官很大吗?”朱露好奇道。

    “从三品,还是皇帝亲信才能担任的职位。”安子旭皱眉道,“不过,明朝有女性担任过锦衣卫指挥同知吗?”

    “也许慧姐来的明朝和我们历史上的明朝并不是一个啊。毕竟,我们看历史,也没有说过那时候的武林高手能够飞花摘叶杀人啊,简直武侠小说一样。”朱露反驳道。

    “世上存在不同的空间,不同的世界,这些世界在不同的时间轴也可能是同一个时间点的平行世界。就像我们来到原始社会的兽人大陆一样,也许我与你们也并非在一条时间线上。”

    “这什么空间世界啊好复杂!我就是想知道慧姐说的那个女孩子怎么能够从一个平地摔变成武林高手的。她的平地摔该不会是学走路的时候吧?”阮欣欣焦急道,“慧姐,你说我现在学武功还来得及吗?”

    “世上只有做与不做,从没有来不及之说。”石慧笑道,“我曾经答应教你一样东西,你可是决定了学武功?”

    “我是想学武功,不过慧姐已经教我许多东西了。”

    “那些都不一样,我是说学习一样特别的本事。你想不想学呢?”

    “想,只是我真的可以学武功吗?”阮欣欣急切道,“我不奢求慧姐那么厉害了,只要能够学到自保的本事就够了。”

    “我只是教你,能不能学会全凭你自己的本事。”石慧顿了顿道,“你想学保命的本事,莫非是想学轻功?我倒是知道一门轻功对内力要求不高,不过学之前还要先学周易八卦。”

    “周易八卦?”阮欣欣吃惊道。

    “这么轻功叫逍遥步,出自道家,暗合八卦阴阳之术。故此学这门武功,先要学一学道家的入门基础,另外我再教你一手暗器功夫。”

    “可现在想要学也没有书啊,我们到哪里去学什么周易?”

    “这并不难!”石慧从壁炉中取了烧过的木柴,已碳化的一头直接在墙面上书写。

    黑色的木炭在褚色的墙面上写,还是比较清楚的。阮欣欣顺着她所写,慢慢看,其他人也都看着墙面。在场之人都听过《周易》,却不曾有人读过。《周易》非常玄妙,且晦涩难懂,石慧竟然将书背了下来。

    他们自不知石慧神识强大,记忆力惊人,常用的四书五经,包括武学基础适用的道家经典和佛经都能倒背如流。

    “你先讲书的内容记下来,自己看一看,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周易》博大精深,倒也不需要你全部理解,只要能够能清楚简单的八卦方位学轻功就够了。当然你若是能够读懂,那么就能学更多东西了。”石慧将全篇书默写完成,将烧了一般的枯枝重新丢回了壁炉。

    习武之道不仅有炼体入道,修炼内功或剑法入道,也不乏以文入道。以文入道最典型的人物当属《九阴真经》的创作者黄裳,全无武学基础,因通读道家典籍,悟出《九阴真经》成为一代高手。佛门亦有许多高僧先悟佛经,再通武功。

    阮欣欣看着那满墙壁的文字图形,立时有些打退堂鼓,可是想到石慧辛苦默写,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武功,并不敢懈怠。不仅是阮欣欣,其他人也暗暗将全书背诵下来,只恨不得自己取代阮欣欣去学武功。

    非石慧小气,只传授阮欣欣武功,而不愿意教其他人。只是这里不像末世,随时随地都可能死,每个人都迫切想要强大。末世中有人觉醒异能,可以很好的弥补成年后学武的弊端,阮欣欣他们却没有办法。

    兽人世界也很危险,但危险没有那么具体化。与其主动教导他们武功,人家未必领情,最好的办法是这些人自己想要学。唯有自己想要学,甚至是“偷学”,他们才知道要付出。

    事实也确实如此,不过三日,杨高峰率先将整篇周易默记下来。只是无论大家如何研究,都不明白这周易怎么会与武功绝学有关。直到阮欣欣在石慧指点下开始学习逍遥步。

    石慧教阮欣欣并没有避着旁人,于是大家都暗暗学着。阮欣欣发现后也没有叫破,她是个聪慧的人,渐渐也悟出了石慧的意思,私下又指点其他同伴。许是偷学的东西更让人珍惜,阮欣欣则背负着大家的期望。待极夜结束,大家基本都学会了这门轻功,学的最差的至少跑起来的速度也比原来快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