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710.无情剑道(二十一)
    “知道!”谁也不能否认陆浮白是个女孩子, 且还是个美丽至极的女孩子。

    “知……知道?”陆浮白觉得自己快要抓狂,“那你可知什么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啊?”

    “非礼勿视, 非礼勿听?”叶孤城忽然靠近了一些, 近的陆浮白闻到了他身上的气息。

    叶孤城带着几许凉意的修长手指拂过陆浮白绯红的面颊, 陆浮白对上他的双目, 不由愣住了。不熟悉的人看到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很容易将两人放在一处比较,觉得他们很像。可是实际上叶孤城比西门吹雪更冷,身上的孤独感也更强烈。

    若说西门吹雪是一柄剑, 那么叶孤城就是一柄冰剑。可是陆浮白从不知晓这样一个人会有这般热烈的眼神, 以至于迷失在他的眼眸之间,直到带着些许热意的唇贴上她的嘴唇。陆浮白的脑海中仿佛有一团火花炸裂看来, 整个人都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

    “城主, 牡丹姑娘送了伤药过来。”陆浮白迷迷蒙蒙间听到叶十六在门外说道。

    叶孤城拉过薄被盖在了陆浮白身上, 低声道:“拿进来!”

    叶十六捧着伤药推门进来,就见叶孤城坐在床边,似是一手抱着陆浮白,身体刚好将人遮住了, 不由担心道:“城主,陆千户的伤严重吗?”

    “无事!”叶孤城的声音带着几分暗哑,“出去吧!”

    伤口虽然裂开了,但是依着陆浮白的身体状况, 只要可以休息两日, 伤口便能重新结痂。叶孤城亲自查看了她的伤口, 才知道她的伤势恢复的有多快。好在,情况并没有他原本预想的那么严重。

    “诺!”叶十六依言退出了卧房,关上了门。

    “十六哥,陆千户的伤怎么样了?”见叶十六出来,叶十七忙上前问道,雷云、靳宋也迅速围了过来。

    “大约没事的!”叶十六摸了摸下巴,沉思道。

    叶十七不解道:“陆千户无事,你作甚愁眉苦脸?”

    “我觉得城主与陆千户有些不对劲。”叶十六道,“你见过城主亲自给别人疗伤吗?”

    叶十七摇了摇头,老夫人武功高强谁也伤不得不说也罢,白云城除却老夫人与城主最亲的堂少爷叶孤鸿和表少爷宫九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城主记得提醒手下人给两位少年疗伤都足以让那两位受宠若惊了。

    “叶城主和我们千户大人会有什么不对劲?”雷云不解道,“早就听闻过剑仙之名,以为是个特别冷漠的人,没想到这般热心,关心我们大人。哎,世上的事情果然不能尽信谣言,以前都说西门吹雪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煞星,可听我们大人说那也是个侠义之辈。”

    “方才我们也没看到千户大人哪里受伤,叶兄可知我们?”靳宋突然开口问道。

    “我没看到啊!不过受的外伤既不在脸上,又不在手脚,当然是衣服下了。”叶十六说完突然愣住了,“陆千户是姑娘对吧?”

    “哈哈,你说什么我们千户大人怎么会是姑娘——”雷云的笑声戛然而止,“不对啊,我们千户大人是女的。”

    靳宋简直想要捂住脸,不敢相信这蠢货是自己的弟兄,明明往日办事挺机灵,不然大人也不会将他们兄弟二人留在码头上接应。莫非是被那妖女抓来时摔坏了脑袋?

    “我们千户大人是女的,叶孤城帮她疗伤,那不是占便宜吗?不行不行,我要去救大人!”雷云激动道。

    靳宋忙一把拉住了雷云:“你打得过叶孤城?”

    雷云:……他要是打得过白云城主,怎么会被宫主那个坏丫头绑到岛上来?呜呜~大人,属下真是对不起你的救命之恩啊!

    靳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被当面说他们主子占女孩子便宜的叶十六和叶十七想要理论,只是要开口莫名竟然有些心虚,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陆浮白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走到门口就见院中地上一片黑红色。从那颜色看,是血液喷洒在地上渗入砖石的痕迹。想来岛上也没有拿猪血、狗血什么泼洗地面的习惯,院中的血迹多半是人血了。

    “昨夜有人来袭,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莫非我已经伤的这么重了么?”陆浮白心下有些惊异。

    忽然一只微凉的手落在了她的额头,陆浮白回神,就见叶孤城站在身后:“昨晚,你有些发热,我便点了你的睡穴。”

    叶孤城料到吴明夜里会再派人来试探,陆浮白的伤就需要好好休息,他便点了陆浮白的睡穴。叶孤城亲自守在院中,趁着吴明几次袭击小院,让叶十六和叶十七出去查探了牡丹说的几处地方,已经大致确认吴明许会用来藏赃物的地方。

    “叶……叶孤城?”陆浮白余光落在叶孤城放在她肩上的手,身体一僵,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可怜巴巴。

    “你会不会一夜睡醒便忘了我是谁?”叶孤城问道。

    “哈哈~没想到你也喜欢开玩笑。”陆浮白讪笑道,“我才十八,又不是老年痴呆,怎么会忘记?”

    “这很好!”叶孤城道,“希望你一直记得今日之言。”

    陆浮白眨了眨眼睛:我说什么了吗?难道又莫名其妙答应了什么事情不成?

    “十六他们查看过了,水阁下的密室是最有可能藏赃物的地方。”叶孤城道,“不过,岛上高手众多,要取出赃物和对付这些人都是问题。”

    “如今我们人手不够,又无法与大陆上的人联系。若是离开便是找到船,吴明也可能趁我们离开的时候转移赃物。”

    “你原本是不是做了安排?”

    “我留了雷云和靳宋在码头,便是要他们在后面接应。可是你知道他们被抓来,其他人便是要接应,怕也不知道我们的位置。” 陆浮白叹了口气道,“不过我走之前让人送消息给义兄陆小凤了。若是他收到消息,我又十日未归,他或许会来。”

    “锦衣卫不知道我们的方位,陆小凤难道会知道?”叶孤城好奇道。

    “大哥他总是有些神奇的运道,比我运气好多了。”陆浮白笑了笑,又补充道,“当然,我的运气也不算差。”

    每次几乎要死的时候,都能得遇贵人相救,大约也算运气好了。毕竟,运气不好的人,坟头草已经高了。

    “那就再等几日!”叶孤城并没有说白云城也安排了人接应。

    在他们的船触礁前,海上一直是狂风大浪,后面的船又要保持距离不被发现,在货船触礁解体后,叶孤城并不是很确定他的人能够正确找到这里。毕竟这海上各处岛屿委实不少,这岛上从外面看并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如今最好的办法便是按兵不动,静待援兵,陆浮白和叶十六几个也都需要时间养伤。只这几日须得应付吴明层出不穷的手段,还要防备对方狗急跳墙,群起而攻之。

    几人又等了三日,除了自己出手,吴明已经是各种手段都上阵了。似乎是要消耗他们的耐力一般,吴明的手段是不分昼夜的施为。吴明是个谨慎的人,却又像个怕死的人,他有着江湖上顶尖的武功,却有着很小的胆子。

    到了第四日,吴明突然便决定出手攻击小院。叶孤城和陆浮白便明白,定是他们的援兵到了。这几日,吴明就像猫戏老鼠一样,想要消耗他们的体力和耐力,一点点折磨他们。

    可是吴明却小看了他们,无论是叶孤城还是陆浮白都是意志坚定的人。至于叶十六、叶十七和雷云、靳宋,只要叶孤城和陆浮白在,他们就不会屈服。

    吴明一夕之间突然改变了计划,一定是有什么让他觉得危险的东西出现了。果然,他们这边一动手,叶孤城就看到了白云城的信号弹。白云城的信号弹是石慧闲来无事特意让人改进的,莫说江湖上,便是朝廷的工坊也做不出来。

    “吴明有些邪门,只能你来应付,其他人交给我们便是。”

    叶孤城点了点头,又有些担忧,这无名岛上的高手用的尽是一些旁门武功或是江湖上已经失传的绝学,每个人都有些特别的本事。叶十六和叶十七单打独斗还能与那些高手差不多水平,雷云和靳宋的武功还要略差一些。陆浮白的伤口才重新结痂,叶孤城委实不放心。

    陆浮白却没有领会到叶孤城的担忧,一脚将桌子提到窗口,堵住了窗子上射进来的火箭,随手将牡丹塞进了柜子里:“牡丹姑娘先躲好了,在外面的战斗没有结束前都不要出来。”

    不待牡丹回答,陆浮白想了想又从腰上取下自己的腰牌塞到她手上:“你拿着腰牌,若我没有回来,会有其他人送你回大陆。保重!”

    牡丹虽然没有什么武功,人却聪慧透彻,只要能回到大陆,不受旁人控制,想必可以让自己过得很好。

    “千户大人——”牡丹眼眶一热,还想说话,陆浮白已经关上了柜门,接下了腰间的鞭子向外冲去。

    叶孤城与陆浮白一前一后冲出了小院,吴明与他手下的杀手已经静候在院外。双方甚至不需要说话,叶孤城已经一剑刺向了吴明。这两个人的战斗已经没有第三个人可以插手,余下的杀手一拥冲向了陆浮白和他身后的叶十□□人。

    陆浮白进锦衣卫的时间不算长,也办过几个案子。然锦衣卫办案极少会缺人手,陆浮白属下的弟兄虽然知道她的武功很高,却不知道她还这般擅长杀人。见到她出手,你很容易就会忽略她的武功招式,她就像一个专职杀手,又像一个战场上身经百战的战士,出手狠辣而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