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玉环不做宠妃 > 166.情怀利益
    杨玉环穿着单薄的寝衣,头发也没整理好, 却是一脸怒气, 好像是下山猛虎一般。“站住, 把鞋穿上!小心着受凉了!”李隆基拎着杨玉环的鞋子, 在后边一叠声的叫着。小喜还有高力士和不少的是女方们一起跟在皇帝和贵妃身后,形成了一个华丽的大尾巴。杨玉环现在只想抓着小寿的脖子狠狠地拧,最好直接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这个混账东西, 老娘辛苦积攒下来点本钱都交给你给败坏了。我还想拿着钱远走高飞呢,你倒是大笔一挥把这些都卖掉了,我怎么办》?一辈子被困在这里吗?

    李隆基好容易在门口拦住了杨玉环, 皇帝干脆事把杨玉环打横抱起来, 高力士赶紧上前拿着鞋子跪在地上,小喜给杨玉环把鞋子穿上, 侍女们奉上厚厚的斗篷, 把杨玉环裹得严严实实的。李隆基很无奈的说:“你看看, 外面冰天雪地的, 你穿的这么单薄, 受凉了怎么办呢?”

    说着李隆基转身向着里面走去。杨玉环气的挣扎着:“我要去问清楚, 他凭什么这样对我!我不揍他个满脸花, 我就不是杨玉环!”

    “娘子放心,十八这几天一直在华清宫。没朕的话他走不了。你刚才都晕过去了, 已经是晚膳的时候了, 我们先吃饭。然后修养一晚上, 养精蓄锐, 明天早上随你怎么和十八分辨。若是十八做错了,朕叫他给你赔不是。你这个样子,怒气冲冲的找过去,没有准备,等着十八一条条的给你驳回来,岂不是伤了娘子的面子。”李隆基在杨玉环耳边轻声细语的安抚着。

    杨玉环坐在床上气的面色苍白,这会又成了通红了。杨玉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长长的出口气,对着小喜说:“我的确饿了,你叫人预备晚膳,把钱广润给我叫来!”

    小喜面有难色的说:“娘子,钱广润不是在大理寺牢房里面吗。娘子说过要避嫌的!”这个时候已经天黑了,就算是连夜去长安提人,也赶不上啊。而且长安的城门都关闭了,也进不去啊。

    “不管,你立刻拿着令牌把钱广润给我弄来。我要见到他,现在,马上!别和我说什么那些有的没的!”杨玉环暴躁的一摆手,小喜满脸为难,忍不住偷眼看看皇帝。李隆基对着小喜做个眼色,小喜明白皇帝是默许了,才稍微松口气忙着出去传话了。李隆基对着高力士都说:“你去叫人按着娘子的意思办,把钱广润立刻弄华清宫来。”

    侍女们已经点上红烛,在烛光下,杨玉环气鼓鼓的嘟着嘴,坐在那里生闷气,李隆基则是看着杨玉环这副生气小青蛙的样子越看越觉得可爱。他忍不住伸手捏捏杨玉环的脸颊:“娘子生气的样子,竟然别有一番韵致。别生气了,看气坏了身体可怎么办呢?十八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和理由的。你想想,江南官场和民间舆论沸腾,他要——”李隆基帮着李瑁找借口。

    听着皇帝的“安慰”杨玉环觉得的有点不对劲——什么时候李隆基这样向着李瑁说话了?她歪着头打量下皇帝,似笑非笑的说:“三郎真是个慈父,你既然心疼儿子,就赶紧叫他从我眼前消失,永远不要叫我看见他!”再见到李瑁,杨玉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情绪了。她没准会情绪失控,直接把李瑁给掐死了。

    “朕不是向着谁说话!你正在气头上,等着事后冷静下来,就不会这样钻牛角尖了。你想,江南那些官员竟然打着虢国夫人的旗号,横征暴敛。那些百姓不知道,自然就认为这些都是虢国夫人做的。这代表着什么,你心里清楚,这是用脏水往朕和娘子身上泼。真正的实情,我们心里清楚,但是百姓不知道,天下的舆论不知道啊。我们也不能为自己辩白什么。若是十八放过山水商行——多少双眼睛盯着呢。要是他敢这么做,立刻威信扫地,他也会自身难保。你是清楚十八的性子的,他不会半途而废。查封了山水商行,也是堵上了悠悠众口。情势如此,十八的确没什么选择。”李隆基的话冠冕堂皇,杨玉环竟然无FUCK可说。

    “啊,我是明白了,你们没一个好东西!合伙算计我!”杨玉环冷笑一声,她觉得自己好像被这对父子给联手坑了。李瑁,你个死小寿,你明知道我要做什么,偏生切断我的后路。这样你就能在李隆基面前买好了是不是。皇帝当然是乐得看自己的儿子表忠心,顺便彻底断绝了杨玉环的后路和对抗他的资本。

    李隆基做出个委屈的样子:“冤枉啊,娘子息怒。我怎么知道十八做了什么。他上疏不过是说一切按律办事,我也没多想啊。不过这个十八也真是的,他按着律法没收了那些田地和东西,应该悄悄地知会你一声,等着拍卖的时候你叫人买回来就是了。价格上便宜些,还不是物归原主。”

    杨玉环只觉得心口堵的一块大石头,一肚子的火气,但是却无法发泄。看着李隆基那张笑脸,怎么看怎么讨厌。她扑上去作势要扯李隆基的脸:“你们只会欺负我,我先和你算账,等着明天再去和李瑁拼命!你们等着!”

    “好好,娘子生气只管拿我出气。明天不用你出手,朕来教训他!”李隆基看的出来杨玉环是真的生气了。李瑁竟然把山水商行在江南的自产货物全都没收了,算下来竟然有一千万钱。自然没有谁大手笔的拿出来一千万钱买走那些东西。

    山水商行最优质的资产都成了国家的东西。也就是说杨玉环借着虢国夫人的旗号,辛辛苦苦经营的东西,从贵妃的私房,成了国家的公帑。对于李隆基来说简直是凭空发财,可对于杨玉环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其实最叫李隆基高兴地不是国库发财了,而是杨玉环没了资本。不管什么朝代,都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就说杨玉环没了说走就走的资本,只能在自己身边了。对于这个结果,李隆基乐见其成。看着杨玉环被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样子,李隆基心里竟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欢畅感觉。

    “你教训他?三郎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才不会傻傻的相信你的话。我都骗了一次了,再也不能被骗第二次。你们都是大骗子,大骗子!”杨玉环生气的插着腰,指着李隆基的鼻子大喊大叫起来。

    的泡在温泉里面的小寿没来的浑身一激灵——好像有妖气!李瑁搓了搓身上忽然冒出来的鸡皮疙瘩,忍不住吸口凉气,看样子美羊羊是真的生气了。没准这会她正在气愤的扎小人咒骂自己呢。想到杨玉环,李瑁眼神变得黯然,小寿何尝不知道自己断了杨玉环的后路,只怕她今后要想离开皇宫,离开皇帝难上加难了。

    “对不起,这是我的一点私心,我心里清楚,你要是真的离开了,谁也不会再找到你。你怨恨我自私也好,说我可恶也好,我正是因为不想失去你,才会这样做的。只要我能经常看见你,听见你的消息,我就心满意足了,而且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孤身在外,会很辛苦的。我不想你辛苦!”李瑁叹口气,靠在浴池边沿上闭上眼,浴池里面除了水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第二天一早上李瑁张着手叫仆人们服饰自己穿上衣服,赵义捧来一件崭新的湖色袍子,犹豫这说:“这件衣服眼色有点太素净了,等一下郎君去见陛下,只怕是有些不合适。还是换一件吧。那件香色的也不错啊。”

    李瑁半闭着眼,似乎还没睡醒呢,听着赵义的话,也不睁眼,哼了一声:“儿子去拜见父亲,又不是去上朝,就这件吧。外面的雪还在下吗?你去打听下看陛下在做什么,可有时间召见我。”

    赵义忙着答应一声,把袍子交给一个侍女,转身出去了。很快的赵义传来消息,一早上皇帝竟然和贵妃到山上赏雪去了。上一年,贵妃叫人在半山腰上修建了一处轩馆,叫做万壑松风。夏天的时候在松林之间听着松涛阵阵,顿时叫人心旷神怡。到了下雪的天气,坐在轩中,打开窗子,就能看见满山银装素裹,大雪青松相映成趣。

    李瑁忍不住皱皱眉,暗想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帝还有闲心去赏雪。本以为事情捅出来,李隆基肯定会大发雷霆,虽然没有完全的把我把杨钊和李林甫彻底扳倒,清扫官场上的歪风邪气。谁知自己一拳拳的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李隆基的反应和自己设想的根本不一样。

    赵义捧着斗篷:“听说是娘子一早上叫人预备了果品,还有昨天陛下亲手猎到的鹿肉,要赏雪烤肉,饮酒赋诗。陛下特别说郎君辛苦,叫郎君也过去轻松一天呢。郎君外面虽然雪停了,可是天气更冷了,还是多穿一件吧。”李瑁看赵义手上是一件大红羽缎织金黑色貂皮斗篷,金光闪闪金碧辉煌的。“这是哪里来的衣裳?”李瑁还是保持着以前的审美和习惯,对于那些鲜艳的颜色很不感冒。

    在李瑁看来,男人穿着那些红色,黄色等明艳花哨的衣服简直是——画面太美不敢想象。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花哨的东西呢?

    “这个是娘子赏赐的,说郎君辛苦,这些年郎君都在外面,没有人打理这些事情。今年冬天寒冷,特别把这件斗篷送给郎君。这可是贵妃娘娘院中工匠们做出来的,是天下最精致华贵的衣服了。”赵义捧着那件斗篷,竭力说服李瑁领受贵妃的好意:“其实这也是陛下的恩典,郎君就收下吧,不要辜负了陛下和娘子的心意。”赵义担心娘子迁怒到寿王身上,谁知道自己一早上去打探消息,老远就见着燕娘对着他招手叫呢。

    赵义担心的到了殿内,杨玉环正在装饰,见着赵义来了,就叫人拿出来这件斗篷,说是特别赐给寿王殿下的。而且杨玉环还特别给了赵义好些东西,说他陪着李瑁在外面吃苦了,应该奖赏。

    不仅没有被责骂还得了赏赐,赵义先是惊讶,接着满心的欢喜,暗想着娘子肯定是深明大义的,她不会怨恨郎君的。

    看着赵义拿出来那些精致的东西,李瑁苦笑了下,看样子玉环是真生气了,若是她气急败坏的冲来骂自己一顿,那样的话自己的心里还有点底的。李瑁就担心杨玉环这副样子,她心里肯定是气死了。

    “既然是娘子赏赐,你就收着吧。”李瑁叹口气,穿上那件鲜艳的斗篷出去了。

    还没到半山腰,就听着一阵乐声传来,等着李瑁进去,却发现在场的人不少,韩国夫人还有杨钊,甚至李林甫也在座,李适之和牛仙客竟然也在。一道珠帘垂下来,隐隐的看见帘子后边珠光宝气,一个窈窕的身影坐在皇帝身边。

    “十八来了,江南一行你辛苦了,相关的卷宗和人犯已经到了长安,就叫他们按着律法审讯定罪好了。你这些年都在外面辛苦,今天你轻松一天。”李隆基对着身边的内侍说了一声:“把寿王喜欢吃的东西放到他前边。”

    李瑁看皇帝右边第一位空着个位子,就知道那是自己的位子了,这个位子有些微妙了,李瑁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也是个亲王,看起来他的身份是这些客人里面最高的。但是李林甫和李适之还有牛仙客都是执掌中枢的臣子,就连着杨钊也是政坛上的新星。李瑁坐在那个位子上就有点托大了。

    最合适的是李瑁坐在李林甫和李适之的下手,而不是杨玉环的身边。但是很明显那个位子是特别安排的。李瑁只稍微迟疑了下,就谢了坐下来。侍女立刻上来斟酒,看着面前精巧的点心,李瑁有些恍惚。这是他最喜欢的点心,也只有杨玉环知道。

    李林甫悄悄打量着对面的李瑁,心里却是一块石头慢慢的落地了。看样子贵妃是真的要和寿王一刀两断了。因为从李瑁一进来,杨玉环对李瑁就是视若无物,犯规李瑁不存在一般。李林甫是个老成精的人了,他昨天一听见李瑁罚没了虢国夫人的产业,冲归国库的事情,心里顿时燃气希望之火。

    这个寿王果然是野心不小,竟然把手伸到贵妃头上。这会别说什么贵妃以前和寿王是夫妻了,就是他们现在还是一对恩爱夫妻,也要反目成仇了。李林甫知道山水商行的财富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那可是一笔足足抵得上全国五年税收的巨大数字。

    有了那笔钱,河工还有对西域,契丹等的军费开支都有了着落,再也不用担心有个什么天灾人祸了,会财政吃紧了。但是对贵妃来说,这些年的辛苦经营毁于一旦,她手上虽然还以后北方边境的贸易,但是中原能用多少的马?而且只是平卢一地的贸易税收,和被抄没的东西比起来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

    这会只怕是贵妃要彻底恨死李瑁了,就算是贵妃狠不下心来,杨家的那些人也不能善罢甘休啊。

    李瑁听着耳边欢声笑语,杨玉环在和李隆基亲热的说话,逗得皇帝开心的大笑起来。“寿王怎么闷闷不乐的,你们把帘子撤下去,做什么遮遮掩掩的。”杨玉环叫人撤掉珠帘,她盯着李瑁一字一顿的说:“本来今天三姐要来,谁知她却忽然病重了。太医看了都说这个病很凶险,需要一样珍贵的药材。”李瑁聚精会神的看着舞姬曼妙的舞姿,装着没听见。

    被李瑁不温不火的态度气的牙痒痒,杨玉环咬着牙阴恻恻的说:“怎么寿王好像是已经知道那样药材是什么了,看样子你应该知道三姐的病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