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玉环不做宠妃 > 162.疑窦重重
    杨玉环被李隆基委屈的样子给逗笑了,她忍不住亲亲李隆基的脸颊, 安抚着皇帝的情绪:“三郎, 这还真是比天大的事情呢。”说着杨玉环转脸问燕娘:“钱广润在什么地方,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娘被皇帝的死光看的浑身不舒服, 只能硬着头皮低着头说:“回禀娘子, 这些日子钱广润一直在长安城躲着呢,今天他装扮成个送柴草的到了夫人门前。现在钱广润就在府上。”杨玉环听着燕娘的话, 稍微安心了点, 她皱皱眉头:“你叫钱广润到骊山别院去,我明天等着闲了自然会见他的。”

    钱广润失踪了一段日子,杨玉环一直心里七上八下的, 算起来钱广润能去的地方自己都叫人找了, 对于手下人的控制能力, 杨玉环还是有自信的。这个钱广润为人精干, 对自己也算是忠心耿耿, 本以为自己对钱广润了如指掌, 谁知事情出来,杨玉环却发现自己对钱广润竟然是有很多的疑惑。

    钱广润在长安的势力, 都是杨玉环的产业, 谁知钱广润根本没在那些产业躲藏起来,偌大的长安城,钱广润竟然像是一滴水消失在了大海里面。这段日子钱广润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呢?只凭着一己之力, 钱广润根本藏不住。李隆基不满的抓着杨玉环的手, 使劲的摇晃下:“既然那个钱广润出来了, 事情就好办了。你若是不放心,朕叫人吧钱广润带到宫中来。也省的有人听见什么风声,又要心神不安了。做出铤而走险的事情。既然那么大的爆炸都没炸死钱广润,这是天意,就叫他好好地活着吧。”

    杨玉环才想起来自己的府邸也不是最安全的地方,点点头:“三郎想的周到,不过天已经晚了,等着明天再说今天叫人先看住钱广润。我就不相信了我的府邸还成了集市?想来就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未雨绸缪,不过叫钱广润进宫也不合适。高力士,你亲自带羽林卫去虢国夫人府上,保护钱广润的安全。注意,要悄悄地。不准惊动任何人!”李隆基特别吩咐高力士亲自办这个事情。高力士立刻领命而去,燕娘也跟着高力士出宫了。

    殿内重新恢复了安静,李隆基抱着杨玉环,赖皮赖脸的凑上来:“娘子,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很是,明天还要到华清宫呢,三郎要早些休息啊!”说着杨玉环轻巧的一闪身,从李隆基怀里脱身出来,惹得皇帝哭笑不得,咬着牙狠狠地说:“看你还能躲到什么地方去!”两个人在宽敞的殿内一个追,一个躲,正闹得不亦乐乎。杨玉环身形灵巧,仿佛就在眼前,但是等着伸手去抓,却总是一步之遥不能得手。

    李隆基费尽心思,总算是扯住了杨玉环的裙带:“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李隆基报复性的咬了杨玉环的耳朵,就要拉着她到内室去。结果青鸾的哭声把刚才一室旖旎的气氛冲散了。

    “朕这是造了什么虐,怎么生出这个讨债鬼!”李隆基恨得牙根痒痒,抓着杨玉不肯放手:“来人,抱着青鸾下去,不准再来打搅朕和娘子!”

    …………芙蓉帐暖度春宵分割线…………

    华清宫,杨玉环裹着一件大红色的狐裘,锦缎上面的花样是用金丝银线和孔雀羽线织出来的牡丹花,那精致的花纹就像是真的一样。小喜拿着象牙梳子,梳理着杨玉环长长的头发:“娘子的头发竟然比以前更好了。奴婢听人家说生了孩子,女人很容易掉头发的。”

    看着镜子里面的影子,杨玉环露出个苦笑:“你也不用哄我开心,我发愁的都要秃顶了。钱广润来了吗?”

    “来了,钱广润和燕娘被羽林昨天晚上就送到了娘子在山下的别墅,这会应该到了。娘子一路上辛苦,今天早上起身就迟了。我已经叫人去告诉他们了。”小喜手上不停,很快的就梳好了发髻。几个侍女端着盒子进来,里面放着精致的首饰。“娘子,这都是陛下今天早上叫人送来的,是最新打造出来的花样。”又是皇帝的赏赐。

    杨玉环扫一眼盒子里面,都是金光闪闪,镶嵌着五彩宝石。忽然一支翠生生得的簪子落入眼帘,竟然是一支点翠镶嵌红宝的鲜花簪子。那个侍女忙着过来,叫杨玉环看个仔细。

    “这是金银局拿着翠鸟的羽毛做出来的,听说一只翠鸟身上也就几片羽毛能用,但事每只翠鸟眼色都有细微的差别。这个簪子通体一色,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力气呢。娘子今天是牡丹髻,这个最合适了。”小侍女合适乖巧,杨玉环一笑:“你这个机灵鬼,一张巧嘴。”小喜拿着簪子给杨玉环戴上,那些侍女们都忍不住惊叹道:“果然漂亮,娘子更像是天上的仙女了。”

    听着侍女们叽叽喳喳的奉承,杨玉环心里却是另一种滋味,看样子李隆基是不准备放手了,自从那天两个人摊牌之后,杨玉环刻意和皇帝保持距离,谁知李隆基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依旧是对着杨玉环宠爱有加,甚至比以前更宠爱。

    精致的衣裳和首饰,依旧是源源不断的送来,那天听一个侍女说起来,要是杨玉环喜欢谁做的衣裳,谁打造的首饰,皇帝就会重赏那个做衣裳,打造首饰的匠人。如今专门为贵妃做衣裳,刺绣,打造金银器,做一切器具的人足足有上万人了。杨玉环看着镜子里面那张美丽的脸庞,终于明白了美貌也是负担的话。

    等着装扮整齐,燕娘领着钱广润来了。在外面躲藏了这些天,钱广润脸上黑黑的,整个人虽然穿戴整齐,但是依旧面色仓惶,猛地一看杨玉环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凄风苦雨的人就是那个志得意满,精明干练的钱广润了。见着杨玉环,钱广润一下子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呵呵呵,我对不住娘子,更对不住当年——”钱广润的话没说完,燕娘悄悄地踢了一下钱广润,钱广润忙着改口说:“对不住当年娘子提拔之恩。我本来是个一无所有的丧家之犬,多亏了娘子的提拔赏识才有了今天。”

    燕娘不耐烦的打断了钱广润的话:“你现在哭有什么用处,当初你中饱私囊的时候,怎么不想娘子的恩典了?这些年娘子如此信任你,重用你!你是怎么报答娘子的,收起你那假惺惺的眼泪,老实的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惹得那些人好像是饿狼一样,咬着你不放!”

    钱广润从身上摸出来个石头雕刻的东西,猛地看上去好像个一般庙里面的护身符,制作粗糙,材料也不值钱。但是仔细看却发现这个东西好像是半块玉珏的样子,钱广润把那个东西交给了燕娘:“你拿着这个去长安西市上的恒永当,那些账目都存在了恒永当里面。”

    “是什么账目?”杨玉环是明白了什么,难怪有人把钱广润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要除之后快。原来他们的短处被钱广润抓着呢。

    “这些都是历年来各处官员拿了咱们的好处,参与咱们生意股份的分红账目。更有一些官员收受贿赂,我们帮着他们洗钱的来往明细。他们处心积虑的想要杀了我,就是不想要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出现在世人面前。我当初违背了娘子的教训,想着有了官府的借力,生意好做的多,谁知一步错,步步错,最后到了今年的地步。我真是追悔莫及啊!”钱广润满脸悔恨,重重的在杨玉环面前磕个头。

    “好了,我知道你的难处,生意场上有背景和没背景简直是云泥之别。你也是为了生意,有不得已的地方。你错在了太急于求成了,被他们牵着鼻子,一点点的拖进去。你知道的太多了,那些人自然不放心你还活着。在长安城门前,你是怎么逃脱的?是谁要炸死你?”杨玉环压低声音,紧盯着钱广润。

    “娘子,不要问了。总之是他们那些黑心肝的东西。你可知道这些年他们在底下闹得实在不像话了。以前官员一半是世家出身的子弟,他们出身好,门路多,自然做官就容易些,剩下的就是那些读书人,不管是什么出身的,官员们还算是尽忠职守,能清廉自持的。就算是有些什么孝敬,也不过分。但是后来开始有什么拿钱买官的事情。后来官职竟然明码标价。官场上开始拉帮结派,不拿钱就是做的再好也不能升迁,别说是升迁了,要是对上司孝敬不够,没准还要被贬呢。这样的风气——”钱广润叹口气不说了。

    “下边闹成这个样子,怎么不见有人管呢?”杨玉环心里明白多半是李林甫干的好事。他这个人嫉妒心太重了,简直比无脑宫斗文里面的女人还要可怕,那些女人还只因为皇帝看了别的女人一眼生气,李林甫却是只要比自己能干,有才华,甚至是声誉好,就要想方设法的整倒人家用人权就在李林甫手上,按着李林甫的标准能选出来不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杨玉环沉默了,也不知道皇帝听见钱广润的话作何感想。杨玉环看着幔帐轻微了动了下,就知道李隆基在听墙角呢。“是谁要炸死你,那个人肯定和你关系匪浅。要不然你行踪隐秘那些时候,能从江南回到长安,要是和你不熟悉的人,根本找不到你,怎么能那么准的在你进城的时候安放了火药呢?那个人是谁?”杨玉环知道这个话只能自己问。

    钱广润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对着杨玉环说:“是李相救了我,我在回长安的路上,差点就被官差役们抓住了,有人帮着我脱困,安全的把我送到长安城外一个庄子上躲风头,我不放心,想着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就要去见娘子。那个人安排我装扮成个农夫,谁知那个担子里面就装了黑火药。他们把引线做的很长,算准了时间,正巧在我进城的时候爆炸。我路上越想越不对劲,开始怀疑。就在爆炸的前一刻,我扔下担子跑了!”

    “那个人是杨钊对不对?”尽管钱广润没说,但是杨玉环已经明白了,那个人是谁——杨钊,只有他才能取得钱广润的信任,也是他自以为高明的暗藏炸药,叫钱广润起疑心。其实钱广润要见杨玉环,杨钊大可以亲自带着杨钊入宫见杨玉环。但是杨钊却叫钱广润自己进城想办法。

    而且杨钊用火药爆炸,是一箭双雕的计谋,既杀人灭口,叫钱广润彻底闭嘴。又能制造事件,惹得皇帝生气,他趁机发难,把李林甫推倒。

    钱广润默不作声,算是承认了。“怎么你说是李相的人救了你?”杨玉环有些好奇的问。难道李林甫对杨钊一直不放心?

    “我离开那个别院的时候,一个仆人样子的人悄悄在我耳边轻声的说了句进城之前先歇一歇,我开始没当一回事,路上我心里总是不安,到了城门前,我坐下来休息一会,闻到了火药的气味。因此才明白过来,逃过一劫。我后来恍惚的记起来,那个人好生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今天我才想起来,那个人我曾经在李相的府上见过,那个时候他不是什么看门的仆人,倒是像个生意人的样子。”钱广润提出自己的疑惑:“我也不敢肯定那个人是李相的人。”

    一声冷哼从幔帐后边传来,杨玉环叫燕娘带着钱广润下去,李隆基黑着脸从后边转出来:“李林甫可恨,但是那些官员更该杀!都是以前对他们太宽纵了。是到了该整顿的时候了。”

    总算是走上正轨了,杨玉环在心里忍不住想,做皇帝很辛苦,休息一下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老人家还是要担起责任来啊。不过看皇帝又开始要励精图治了,那么是不是自己就不会被勒死在马嵬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