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玉环不做宠妃 > 134.自作自受
    安禄山听着高尚的话, 顿时皱起眉头来:“我在洛阳这些天见人就是巴结陪笑,比酒肆里面得到小丑还要低声下气的赔小心,怎么却是这个结果。贵妃对着我不冷不热的, 你不是说虢国夫人是个好说话的, 她只认识钱吗?怎么真金白银的送上去, 结果人家连着我正眼都不肯看一眼。你到底是给我出的什么主意?”安禄山把一肚子的怨气都发泄到了高尚身上。

    高尚也不敢说话, 只能低着头等着安禄山的怒气发泄差不多了, 才无奈的说:“贵妃一向是不喜欢和外臣有什么联系。别说是将军了,就是连着自己家的亲戚也是一样的, 她日常也不过是和自己的姐妹比较亲热。像是堂兄弟们都是很疏远。当初李林飞看不惯杨钊, 要杨钊去做剑南节度使,杨钊求了贵妃结果还不是一样。贵妃能和这样对将军已经是殊荣了。”

    “真的?要是这样的话,贵妃对我的印象还不错啊。只可惜她不插手政务, 要是贵妃肯和陛下说一声, 我现在就不用这样急躁了。你给我打听下,贵妃喜欢什么, 不是要投其所好吗?我就不相信了,大家都是肉体凡胎的,谁还能真的刀枪不入, 油盐不进。”安禄山一挥手,叫高尚立刻找出贵妃的弱点,投其所好。

    高尚皱着眉使劲的想了半天:“还是叫刘骆谷来问问清楚, 他在长安时间久了, 知道的事情最多。至于虢国夫人那边, 很简单。人家有陛下宠爱,整个天下的钱财都是她的。咱们送的那点,也不过是叫虢国夫人知道有咱们这样的人罢了。不过在下有个主意,听刘骆谷说虢国夫人是个喜欢经营赚钱的,她最爱的便是经商赚钱。不如将军和虢国夫人谈谈生意经。”

    “做生意赚钱?”安禄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怀疑的看着高尚,嗤笑一声:“我都担心刘骆谷是不是拿着我的钱在哄我,虢国夫人是谁,她一个女人,深得陛下宠爱,想要什么只要说出来就能满足,不是,不用等着她说,就有人揣摩好了心思放在她面前了。经商是个辛苦活,就算她不用自己顶风冒雨的到处走,可是总要心里操心盘算啊。世界上哪有能躺着赚钱,还要辛苦干活的人。你都是弄得的什么情报!”安禄山拿着看傻瓜的眼神,嘲讽的扫一眼高尚。

    谁知高尚却并不着急,只是慢慢地说:“洛阳这些天,将军觉得洛阳城如何?市面可繁华?将军在街上转了转,可觉得比咱们平卢怎么样?”

    这怎么能比,洛阳真是天下最大的城市了,我到了洛阳的东市和西市上逛了逛,可真是开眼界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东西,那个叫什么鹦鹉的鸟儿,竟然会说话。还有海里面的珍珠和蚌壳——”安禄山伸胳膊比划着脸上带着兴奋的神色:“竟然我都抱不过来,珊瑚树和人一样高!”安禄山忍不住啧啧赞叹起来。

    “据说洛阳东市和西市的面积比长安大多了,是世上最大的集市了。但是谁知道就一年前,洛阳的东市和西市可不是现在的样子。他们以前两个加起来也没现在东市一半大。将军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高尚慢悠悠的卖个关子

    安禄山没那个耐心,不耐烦的说:“我最讨厌你们读书人说话吞吞吐吐的德行了。不过是圣人一句话,而且洛阳水路陆路四通八达,这样的地方商业兴盛也是意料之中的。这有什么奇怪的?不是现在大家都争着称颂盛世吗?”

    “这里面的门道可多了,将军知道,中原王朝从商鞅开始就是重农抑商,现在朝廷里面大多数的大臣还是保持着这个观点。认为商人多了,就会叫天下投机盛行,田园荒废,没有人种田,没有人当兵守卫边防,国家根基不稳。因此对于商人,一向是不怎么看得上。要想叫朝廷下旨扩大洛阳东市和西市的规模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今天将军看到的一切都和虢国夫人有关系。她早就看出来原来的东市和西市地方狭小,随着商人货物越来越多早就拥挤不堪了。结果朝廷发布敕书,扩大东市和西市的面积,还发布新的政策。在东市和西市交易的客商都要找个买办。这个买办是朝廷指定的,包括审验过所,检查货物是否违规,税务交割,反正一应交易过程都是买办们完成的。这样的买办在洛阳一共有十三个。所以说天下的货物到了洛阳全到了这十三个买办手上。那些客商还要额外交给买办们一笔办事费。不用想这些有朝廷许可的买办其实都是——虢国夫人的生意啊!更别说在扩大东市和西市旨意出来之前,虢国夫人已经大量的囤积了东市和西市相邻的土地了,等着旨意下来,这些地方的低价可是翻倍上涨了!单这一项,她就是获得利润上百倍啊!”高尚和安禄山说起来大唐商业奇才“虢国夫人”的光辉事迹!

    可惜安禄山还是没听明白——“原来长得漂亮还真有用,你是没见那天陛下和虢国夫人的样子,只怕是陛下对虢国夫人的宠爱不在贵妃之下。有了陛下做靠山,什么生意不赚钱啊!”安禄山看看高尚,忽然笑起来:“可惜你这这辈子是个男人,要是托生成哥比虢国夫人还要美的女人,没准也能富可敌国,还能提拔下娘家人呢!这叫什么来着呢?生男勿喜,生女勿悲,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高尚恨铁不成钢的在心里翻个白眼,干脆的点出真正的目的:“虢国夫人绝对不是个没见识的女人,她的野心不小。长安和洛阳两处怕是装不下她的野心。若是将军和虢国夫人谈边塞贸易的事情,她自然是愿意的。”高尚综合了无数的情报,最后认定虢国夫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做生意赚钱。别人直接送钱太俗气了,太没追求了!

    安禄山眨巴眨巴眼,半天憋出来一句:“没明白什么意思?我又不会做生意!和她见面怎么说,还不如说吃喝玩乐更容易有有共同话题呢!”

    ……高尚看着安禄山“纯真”的表情,无语凝噎半分钟,遇上这样欢脱可爱的主公伤不起啊!

    安禄山被高尚吃苍蝇的表情给逗笑了,他哈哈一笑:“你的意思是按着虢国夫人和那些商人一样对待。先给他们点甜头吃,反正和塞外商贸是个大生意,塞外的牛羊,黄金还有各种稀有宝石,猎鹰在中原都是抢手货不是。这样的好生意虢国夫人这样精明的人岂能放过?我们提出来请她在咱们的地盘上做生意,她哪有不高兴地。虢国夫人这样的大手笔,自然是一上来就有大投资,等着她的钱进来了,可就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了。对虢国夫人这样的贵妇人自然不能像是对那些商人那样粗鲁。钱在咱们看来那是个王八蛋,我们只要她帮着说说话就是了!”安禄山给高尚一个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眼神。老子刚才是在逗你玩!

    高尚听着安禄山的话,立刻拱手奉承着:“将军才高八斗,知接苍穹,岂能是我等这样萤烛之光的能及一二的。将军真是好智谋!”

    “我不要听你的酸话,这个事情就这么办了。不过事关重大,还是我亲自和虢国夫人谈的好。这个女人更有意思。”安禄山想着那天宴席上光艳照人的虢国夫人,忍不住心旌摇荡起来。高尚立刻提醒安禄山:“虢国夫人可不是一般女子,将军不要冒失了。”

    “你真会泼我的冷水,她那个样子的人怎么会看上我?在那些人的眼里,我不过是个乡巴佬,随便被他们取笑就是了。”安禄山脸色一沉,忽然外面传来仆人的声音:“将军,宫中赏赐的菜品到了。今天还特别赏赐一品草原的奶酪,说是贵妃娘娘亲自吩咐的,将军的家乡在草原上,这道乳酪聊慰思乡之情。”

    就像是从热烘烘的房子里出来,一下子被脱光了扔进了冰水,安禄山和高尚浑身激灵一下,只觉得有点呼吸不上来。刚才他们才商议着如何走虢国夫人的路子,谁知这会宫中贵妃就赏赐下来草原上的乳酪!莫非她是在暗示他们,自己的一举一动全在陛下眼里。

    高尚脸色苍白结结巴巴的说:“将军,这里全是咱们带来的人,而且这个事情我和任何人都没说起过。肯定不是咱们里面有眼线。”

    安禄山深深地吸口气,叫外面的仆人立刻去迎接赏赐菜品的内侍们,他愣了一会才慢慢的说了句:“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我本以为自己瞒住了天下人。谁知……”

    洛阳宫里,杨玉环正悠闲的摆弄着鲜花插瓶,听着来送菜的内侍汇报着经过:“今天比往常等的时间稍微多了半盏茶的时间,依旧是安禄山亲自出来,叩谢了圣人和娘子的赏赐。而且——”内侍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一块闪闪发亮的黄金,对着杨玉环说:“安将军的赏赐比往常重了很多。一起去的人都赏赐加倍。不过安将军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好,对着奴婢们竟然好像害怕似的。”

    杨玉环认真地听着那个内侍的话:“嗯,是个仔细认真的孩子。差事办得好,自然是有奖赏的。”杨玉环看一眼小喜,一个小侍女端着个盘子进来,上面放着一匹宝相花,秋香色锦缎:“听说你的母亲要过六十大寿了,这个赏赐给你吧,拿回去送给你母亲做一件衣裳生日的时候好穿。还有一些东西,拿回去做寿礼吧,这个差事你办得很好,明天依旧要你去走一趟,我嘱咐的话你记住了吗?”

    “娘子吩咐的话,奴婢一直记着呢。在那边不能露出来打探消息的样子,但是要仔细观察,把看到什么,听见什么全都记下来。要仔细观察那边的人是什么样子,安禄山是什么态度。任何细枝末节都要记下来。”内侍伶俐的重复着杨玉环吩咐的话。

    杨玉环点点头,赞赏的说:“记住就好,看你高兴地样子,今后只要认真办事何愁不能那好东西侍奉自己的母亲呢。”

    这个锦缎可不是一般宫里的东西,而是贵妃院中最新的样子,这样的锦缎别说是做成衣服穿在身上,就是摆在那里也是脸上有光的。那个内侍欢喜的谢了赏赐,表示今后一定要认真办事不辜负贵妃的期望,等着内侍告退出去,殿内变得安静起来,燕娘看着杨玉环一个人静静地出神,上前轻轻的按着杨玉环的肩膀:“娘子在想什么?安禄山一个小丑罢了,何必这样费心呢的?”

    杨玉环看一眼燕娘:“这个话是你们主子和你说的?安禄山可不个简单人物,大丈夫能屈能伸,当年韩信能受胯下之辱,那个时间韩信在大家的眼里只怕还不如安禄山吧。”小寿要知道自己的手下对安禄山这么轻视,肯定要郁闷的。刚穿越来的时候小寿和杨玉环简直把安禄山当成了最大的敌人,恨不得立刻去干掉安禄山,以绝后患呢。

    但是很快的他们明白过来,就算是天下一道雷把安禄山立刻劈死了,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

    燕娘纳闷的说:“郎君从来说过安禄山这个人啊,我们这些人只管自己的事情不能打听不相干的事情。不过娘子说安禄山是个人物,一个草原上放羊的能是什么人物?像是哥舒翰那样的人,虽然也是胡人,但是毕竟出身不一样,而且接受了礼仪教化,那样的人才算是个人物呢。”

    “狭隘,你可知道英雄不问出处,别看不起那些贩夫走卒,杀猪屠狗的人。安禄山这个人带兵作战不是最厉害的。但是揣摩人心可是旁人不能及的。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有的时候脸面算什么,安禄山能在陛下跟前放下尊严,随便大家取笑,你认为是侮辱自己人格,自然不屑。但是你站到安禄山的位子上想想,你身边便是王忠嗣,他身兼四个节度使,又深得陛下信任。你呢,没有根基,没准连着字都认识不了几个,从小就像是杂草一样任人践踏。虽然你和王忠嗣都是节度使,但是你就真的和王忠嗣平起平坐了吗?就像是一个小老鼠站在大象身边,就算是小老鼠藏在洞里面,难道就不会但担心大象随便一踩,就叫遭受灭顶之灾吗?”杨玉环看一眼燕娘,换位而处,她很理解安禄山的感觉。实力不对等,就像是超级大国边上的小国家,不是忍气吞声,就是想办法武装自己。

    燕娘想了想点点头:“也是这回事,那个安禄山战功不如王忠嗣,出身更别提了。羹别提陛下的恩宠了。因此安禄山才拼命地想要获得陛下的恩宠,叫他有实力和王忠嗣抗衡?”

    “还是太单纯,人心都是贪的,得陇望蜀人之常情。换上个没什么野心的人,不过是想自己安全点,但是若是个野心膨胀的人呢,或者那个老实人忽然发现其实自己也能获得王忠嗣那样的地位呢,或者他成为了雄霸一方,手握重兵的一方军阀,开始不满足呢?”杨玉环眼里闪着可怕的光彩,叫燕娘忍不住打个寒战。

    “娘子的意思是——安禄山想要谋反?!”燕娘感觉面前的不是平日总是快乐温柔的贵妃,而是深不可测的人物。

    “现在么说不准,以后不好说啊!不过未雨绸缪总是没错的。王忠嗣总算是明白过来,他这是在陛下表示决心。我看陛下不会再把河东陇右的节度使依旧交给王忠嗣了,但是我也不想落到了安禄山手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啊。必须要个信得过的人才能安心。”杨玉环眯着眼,手指下意识的在凭几上敲着。

    “可是现在军中能提起来的将领多事和王忠嗣有关系,不是他以前的部下,就是和王忠嗣关系紧密。而且娘子不是说——不插手政务吗?或者叫咸宜公主的驸马杨洄做陇右节度使?那么河东该是谁呢?”燕娘皱着眉,把能够胜任河东陇右节度使的人选在心里过了几遍。

    “河东吗,我已经有了人选了。但是要看陛下的意思,杨洄不是个领兵的人,勉强不会有好结果的。杨洄心思细腻,做个嘟运粮草的地方官更合适。你可还记得螃蟹宴之后我不舒服的事情?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是谁捣鬼。这几天总算是理出来些头绪了。”杨玉环嘴角露出个笑容,看的燕娘毛骨悚然起来了。

    今天难得空闲,李林甫悄悄地去见了自己的老情人裴光庭的夫人武氏,武氏正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的新妆容,一边得意的说着自己进宫的经过:“……娘子还惦记着呢,这些都是娘子赏赐下来的。这个是养颜秘方,只要每天坚持就能永葆青春。”武氏拿出来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薄薄的一张纸。

    李林甫伸手拿过来,嘴上敷衍着:“这一定是效果灵验的了,娘子如此对你,可见陛下还是念旧的人。你家郎君——”李林甫心里认为这不过是太医们开的调养身体的药膳方子罢了,但是只看了一眼,李林甫杜顿时脸色大变,整个人就像是被雷打了一样,僵在那里了。

    那上面赫然写着螃蟹梨汁,这不是——李林甫不敢想下去了。原来贵妃竟然猜出是谁动的手脚了。若是她告诉了陛下,皇帝最讨厌什么,李林甫自然心里门清。自己能有现在的显赫地位,还不都是因为皇帝的信任。若是皇帝知道自己算计了他,那是什么下场——自己辛苦几十年,一朝灰飞烟灭,自己身败名裂祸及子孙……李林甫强迫自己不要想下去了。

    武氏不满的推了推李林甫:“你在发什么呆?我就知道,你那里是来看我的,你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了,哪里还看得上我?当初你和我要好,也不过是看在我家那个死鬼正得意吧。上面写的什么啊,一个调养身体的方子,你怎么和见了鬼一样了?对了,娘子和特别和我说这个方子是虢国夫人给的,她亲自试验过了,真的有效呢。”

    李林甫直接拿袖子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干笑一声:“这个方子你还别用了,你的体质不适合。等着贵妃问起来,你就说,就说是——”李林甫忽然站起来,一脸的决然:“我亲自进宫和娘子说!”说着李林甫转身要走。

    “你个死鬼,站住!你去和贵妃娘娘说什么?你想叫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的事情吗?”武氏忙着叫住李林甫,他们那点见不得人的暧昧关系,是不能拿到台面上的。

    李林甫这会下定决心,对着武氏说:“你放心,娘子能把这个给你,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你别操心了,贵妃娘娘是谁?她根本不理会我们那点风流韵事。你最好老实的待着,不是有那么多的胭脂花粉的,足够你去炫耀了。这个事情对谁都不要说!”李林甫一脸阴沉的盯着武氏,把武氏看的心里发毛。

    她木然的点点头不敢再说一个字了。

    虢国夫人在洛阳的府邸很宏大,这以前竟然是中宗皇帝李显做太子时候在洛阳的宅邸,后来一直空置呢,谁知竟然被皇帝赏赐给了虢国夫人。李林甫看着轩昂壮丽的府邸,心里更是没底了。自己真神一时大意了,一个女人竟然能在宠妃和皇帝情人两个身份之间游刃有余,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个省油灯。

    “请侍郎稍后,我家夫人正在见客人呢。”等着李林甫回过神来,他已经在一间雅致的厅堂里面了。“敢问夫人见的客人是谁?”李林甫笑嘻嘻的问那个仆人。

    “是平卢节度使安禄山,他现在可是夫人的座上宾,更是常客了。”仆人一指后面的花厅,一阵笑声从那边传来,正是虢国夫人和安禄山。

    哄得一下,李林甫只觉得全身血液都被抽走了,李林甫知道。他现在无路可选,只有对着这个女人献出自己的忠诚了。

    制造食品安全问题的是谁,亲们知道了吧!可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恭喜美羊羊,得到人形大狼狗一条,今后现在朝堂上谁不听话,就放李林甫。汪汪汪,咬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