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玉环不做宠妃 > 121.旧地重游
    再一次来到洛阳,杨玉环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她记起来当初刚穿越来这个地方, 她和小寿两个战战兢兢的, 不敢叫别人发现任何破绽。她还记得第一次进宫的时候那种紧张和好奇的心情。那个时候她小心翼翼的应对,唯恐被精明的武惠妃看出任何破绽, 谁知一转眼, 她竟然成了这个宫殿的女主人。

    杨玉环环视下这个宫殿, 高力士观察着杨玉环的脸色, 笑着说:“昭阳殿是陛下特别吩咐给娘子的。这里就是为了正宫皇后预备的宫殿, 但是自从建成之后就没人住过, 娘子纸巾来也是名至实归了。娘子有什么不满意的叫他们立刻修整。”洛阳是武皇营造的, 造成之后,武皇却没住过一天这个专门为皇后建造的寝宫,这之后再也没有别人住过。杨玉环竟然成了昭阳殿的第一任主人。

    看着宫里面修整的很不错,杨玉环对着高力士点点头:“陛下想的周到。阿翁也辛苦了。”

    高力士忙着说:“陛下心里, 娘子是最要紧的,这都是奴婢分内之事, 不敢说辛苦。”高力士和杨玉环寒暄一番, 也就告辞了。没一会洛阳宫殿的总管来给杨玉环请安, 杨玉环想起来,自己来洛阳可是有不少事情要办呢。

    看着进来的人,杨玉环有种眼熟的感觉, 这个人好像是那里见过一样。“奴婢张远给贵妃娘娘请安!”杨玉环一下子想起来了, 这个张远是当年在武惠妃身边的一个小内侍的。只是没想到, 一晃眼, 长远竟然成了洛阳宫廷总管了。杨玉环想起来张远的身份,笑着叫他起来:“我想起来了,你当年在贞顺皇后和身边服侍过。怎么几年不见,你好像是变了不少?”

    说着杨玉环一个眼色,小侍女端来一杯茶。“既然是故人,不用拘礼,坐下来说话吧。”杨玉环叫张远坐下来说话,张远也没特别推辞,只是谢了杨玉环,坐下来。张远站起来接过来小侍女递上来的茶杯,喝了一口:“都说娘子的茶是天下最好的,奴婢三生有幸,竟然喝到了。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娘子和陛下来洛阳,真是奴婢们天大的喜事。能亲自服侍陛下和娘子,也是我们无上的光荣。”

    张远简略的和杨玉环说了洛阳这边的情形虽然洛阳是东都,但是没有皇帝再,这里就是冷清的很了。这些宫人们每天不过是打扫庭院,看着日升日落,按着四季轮转。“这里平常没什么事情,大家都是按部就班。这是后宫人员的籍册,里面个人在某处,做什么都有记录。请娘子过目。娘子有什么吩咐只管叫奴婢去做。”张远拿出来几本册子,递给小宫女。

    小宫女摆在了杨玉环面前。杨玉环伸手拿起来随便翻看下,她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张远办事能力很不错啊,记录清晰,想着自己亲眼所见,洛阳这边的宫人都是办事严谨没有什么交头接耳,懒散的样子。杨玉环满意的点点头:“你办事很仔细,这么大的一滩事情却井井有条,很该奖赏你的。”

    “这都是奴婢分内之事,不敢居功。”张远看看那些侍女,杨玉环一个眼色,那些侍女们都退出去了。张远确认了殿内没有外人,他忽然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从袖子里面摸出来个精致的小盒子,对着杨玉环说:“这是奴婢偶然得到一件小玩物,特别献给娘子。”

    打开那个盒子,杨玉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竟然是一块上好翡翠雕刻成的喜洋洋!好吧,她就知道小寿真是子啊浪费好东西!你预备着这个东西做传世珍宝吗?没想到张远竟然也是小寿埋下来的人。

    杨玉环脸上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她只是扫了一眼那个翡翠雕刻成的喜羊羊,对着张远说:“我知道你们是清闲惯了,但是陛下既然把后宫的重任委托给我,我少不得讨嫌了。明天你带着尚功和内侍省的人来。我有事情要吩咐!”张远稍微露出诧异的表情,但是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他站起来对着杨玉环恭恭敬敬的告辞了。

    等着殿内只声息阿杨玉环一个人,她有些挫败的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走着。这样的小寿叫人有些陌生。再杨玉环的印象里,小寿就是个傻白甜,小白兔一样的单纯人,谁知现在——小寿的变化叫人不敢相信。能够心思缜密的在宫里外面安插自己的人手。而且还组织严密,在张远表明自己身份的一瞬间,杨玉环差点脱口而出,问张远:“这宫里除了你,还有谁是寿王的人”但是杨玉环很快的把那句话咽回去。

    燕娘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小寿以前喜欢看什么谍战小说和历史纪实,谁知他竟然学以致用了。只怕张远也只知道自己的上下线,或者他即便是知道也不会对杨玉环透露更多的内容了。

    这样的小寿有种陌生感!杨玉环无奈的长叹一声,真是环境改造人啊。在现代的时候,小寿有父母爱护,学校换敬业单纯,等着出了社会,杨玉环忽然想起来,小寿的领导和小寿的老爸是认识的啊!在这样的环境下,小寿想不单纯也难啊。

    现在呢,他们经历了多少的事情,要是还傻白甜的,只怕早就成了别人随意欺负的对象了。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不好,身边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燕娘就算了,杨玉环自认还是能看住燕娘的,这个张远,实在是——这种失控的感觉太不美妙了。而且张远,他到底是武惠妃留下来给儿子使唤的心腹呢,还是小寿后来发展的呢?

    废立储君事关重大,杨玉环可不想有什么闪失。尽管小寿的计划很周全,但是杨玉环要保证万无一失。

    “娘子,这是陛下送给娘子的。”小喜打断了杨玉环的思绪,一抬头,就见着一个小内侍手上端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身看起来很普通的衣裳。当然这是和杨玉环平常的装扮比较来说。这身衣服看起来像是一般富裕人家女主人的装束,那个小内侍笑嘻嘻的说:“陛下说娘子看见这件衣裳就明白了。”

    原来皇帝是要出去溜达!杨玉环笑着说:“陛下好兴致。”一个侍女接过来小内侍手上的盘子,有人带着小内侍出去领赏钱了。

    秋天的天气就是不一样,高高的蓝天,飘着几朵白云。杨玉环和皇帝骑着马,只到这几个随从,从宫中出来。杨玉环看着洛阳的街道,忽然想起来这条路一直向下就是寿王府了,刚穿越的时候,她可是跟着小寿时常走的。两个人经常到街上溜达,看什么都新鲜,那里像是什么现代穿越来的,根本就像是两个土包子!

    那个时候杨玉环还高兴的筹划着要如何周游天下,小寿则是对着美羊羊的计划不以为然。谁知现在却是物是人非。

    就在杨玉环愣神的时候,李隆基却伸手抓着杨玉环的马笼头:“小心些点,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一个走神就有可能摔下来。我可是接不住你,小心你的脸摔花了!你刚才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李隆基有些无奈的看她一眼,干脆把杨玉环手里的缰绳拿过去。

    杨玉环忙着收回乱七八糟的心思,无奈的摊摊手:“好久没来洛阳了,好些地方都变样了。没想到这里变得比以前更繁华了。却不知道洛阳有什么好玩的?”杨玉环笑嘻嘻的问身边的高力士和那些侍卫们。

    没等着别人说话,李隆基是明白了什么,他看向不远一座宏伟的大门,似笑非笑的对着杨玉环说:“我说娘子怎么心不在焉的,原来是——旧地重游,南面是心思翻腾。既然是到了门前,不如进去看看可好?”

    哎呀,被皇帝抓包了,嗅到皇帝语气里面酸溜溜的味道,杨玉环故意没心没肺的对着李隆基笑着说:“好啊!反正我也累了,不如进去喝杯茶歇一歇!”话一出口,高力士和小喜都惊讶的睁大眼睛,高力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娘子刚才说的是什么?她竟然邀请皇帝道寿王府上做一会。她这是疯了不成?

    小喜差点要叫出来,娘子这是要做什么啊!难道她忘记了,她曾经是那座府邸的女主人吗?这不是提醒皇帝,她曾经是寿王妃,是皇帝的儿媳妇啊!

    李隆基好像是被什么噎住了,脸色有些难看,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欣赏够了皇帝这副尴尬样子,杨玉环心情好起来。看起来,对于以前的种种,皇帝的心理包袱也不小呢。倒是杨玉环似乎完全没了报复,她一脸轻松,完全看不出来刻意的痕迹。

    杨玉环伸出手拉着李隆基的袖子:“我们到城外去走走吧,城里没什么好玩的!”李隆基这次啊是舒一口气,刚才杨玉环提起来到寿王府上坐坐的话,李隆基的脸竟然轰的一下开始发烧。

    虽然心里有些说不清的愧疚,但是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子,李隆基一点也不后悔!想到这里,来了抓紧了杨玉环那匹马的缰绳,一甩鞭子,随着马儿嘶鸣一声,一行人鲜衣华服,名马良驹,如同是一道彩色的旋风擦着地皮,翻滚着远去了。

    这是什么地方?杨玉环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一座庄园,看着似曾相识的庄园,杨玉环看一眼皇帝。这是她当年修行的庄子,但是一切都变了。庄园的建筑变得精致宏伟,而且还添加了无数的绿树,竹林,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湖面上开满了荷花。正在初秋的天气,荷花开的正好,有的已经结了莲蓬,一阵清风吹来,一只翠鸟被惊起来,明艳的羽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娘子还记得这个地方?”李隆基看着杨玉环惊讶的样子很高兴,杨玉环不敢置信的说:“这,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啊?这都是三郎——”杨玉环认为自己大概有生之年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来,谁知皇帝竟然背着她悄悄地被这处小庄园修成个精美的园林呢。

    “朕知道你喜欢这个,但是以前样子实在是太简陋了,会委屈娘子的。因此朕悄悄地叫人把这里修整一下。等着我们来洛阳的时候,你要是宫里住着烦闷了救出来散散心。”李隆基翻身下马,一伸手把杨玉环从马上抱下来:“我们进去看看。”

    园林很精致,带了湖边上,一条小船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坐在船上,李隆基得意洋洋的说:“”这额个院子是按着水路布局的,这里原本是两条溪流,你当初已经修正的很好了,朕知道你的喜好,叫人挖出来个水面,这样景色就好了。你看那边——”李隆基指着不远处,只见这竹林葱翠,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一角屋脊。

    杨玉环忽然想起来,当初她闲着无事,曾经凭着记忆画出来大观园的地图,后来小寿又进行了修改。他们那个是时候还笑着说,总算是有机会修建一个大观园了。谁知他们的园林梦没机会实现了。那张图也不知道被遗忘在地什么地方了。只是皇帝怎么知道的?

    “真是上心,本想着娘子会高兴,谁知——看样子娘子不喜欢这里。那么我们还是尽快上岸回去吧!”李隆基装着伤心的样子,叫船靠岸。杨玉环把心里的疑问暂时按下去,她搂着皇帝的脖子,使劲的在李隆基脸上亲一下:“不行,我要好好看看。不光是这里,我还要到那边看看呢!”

    到了一处码头,就见着码头上一架紫藤,虽然早就过了花期,但是葱葱郁郁的,吧阳光都遮住了,一上岸,只觉得凉爽。李隆基拉着杨玉环,沿着一条小径向着不远一处庭院走去。

    “你想要问朕,怎么会有这张图纸的?你大概都忘记了,在太真观的时候,年底下,你整理了很多东西,叫小喜把一些不好的扔出去。朕悄悄地拦住了,在一些你写废的经文里面发现了这张图纸。我问过小喜,她说是当年你想要修建庄园的样子。朕就把那张图纸偷偷地留下来了。这个园子实在是不好修建,不过总算是修建好了。娘子看看,可还合意?”那些跟随的人都没上岸,这一路上只有李隆基和杨玉环两个人。

    杨玉环没想到李隆基竟然如此细心,心里一阵酸热,杨玉环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她想起来当初小寿说过,按着现在的建筑水平,要修建个大观园可是不简单。谁知李隆基竟然悄声无息的做成了。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傻啊!”连着她扔出去的废纸都翻看我要是画的是天宫呢,你还能修建个天宫出来不成?”杨玉环的声音有些哽咽。

    “这个园子工匠们抱怨过,的确是匪夷所思。不过却是别有韵味。这是你的一个园林梦,小喜说你曾经说过要努力的赚钱,好修建这个园子。虽然你那张图纸丢掉了,但是你那样喜欢经营,在你的心里一直没放弃这个梦想。玉环,我们是夫妻。我不想看你辛苦,你要什么都我愿意给你!”李隆基直直的看进杨玉环眼里,不容她眼神移开。

    金钱不能代表爱情,但是金钱是最简洁明了表示爱情的方式,还真是皇帝谈恋爱的方式,太土豪了!其实杨玉环知道虢国夫人在朝堂上纵横捭阖,还不都是皇帝的纵容。他不知道李隆基算不算是个好皇帝,但是这个人对自己真正的有求必应,完全不计较什么花了多少钱,什么政治得失。就算是李隆基在关键时刻悬崖撒手,但是这样的感情,天下几个女人能一点不动心呢?

    在皇帝来说,就准是那张图纸是迪士尼乐园,没准李隆基也能穷尽全国上下的力量给她修建出来。忽然想起来当初图纸画出来的时候,杨玉环和小寿粗略的算了下要用多少钱。两个人无奈的叹息一声,小寿还苦笑着说:“我本来以为自己成了富二代了,就能随便花了。谁知这个园林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就算是皇帝的儿子也一样啊。”杨玉环则是表示:“好在我们有商业眼光,叫我算算,要是没有什么战乱和政治斗争的话,没准等着我们退休的时候能在江南修建这么个园子出来。”谁知不用等着他们辛苦攒钱,这个园子就在低价更贵的东都洛阳出现了。

    想到这里,杨玉环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了。她心里两个声音,一个说这些对你说自然是太厚重的感情了,但是李隆基是皇帝啊,对于他来说,这不过是毛毛雨。爱一个人不是看平常时候如何。当初你养宠物,一个月也花费了不少啊。但是到了危难时刻,你真的能为了宠物失去自己的一切吗?

    就算是没有马嵬坡,在皇帝的心里,你也是个心爱的东西,到了危及自己利益的时候,你就会被无情地舍弃掉。

    一个声音则是唱反调,那些贾赦都不成立,你不过是因为历史对这个人产生了偏见。人性都是自私的,你能为了李隆基舍弃自己的生命吗自己做不到不要说别人。贪生怕死也是人之常情。你为什么非要把李隆基放在对立面上。只要扭转历史,没有什么吗安史之乱,马嵬坡永远都是个默默无闻的小驿站。

    看着杨玉环沉默不语,李隆基的心紧张起来。作为个风流天子,李隆基认为自己是个情场老手。不管是什么性格的女人,只要自己想撩拨,就没有不成功的。但是在杨玉环面前,李隆基有种挫败感和无助。身为天子,他已经倾尽天下去讨取杨玉环的欢心了。

    谁知玉环总给他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即便是在他们耳鬓厮磨,如胶似漆的时候。李隆基觉得杨玉环离着自己很近,但是又很远。

    想到这里李隆基不由得焦躁起来,他眉头微微蹙起,抓着杨玉环胳膊的手,下意识的力道大起来。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压力,杨玉环忽然吃吃笑起来。她伸手搂着皇帝的脖子,亲亲李隆基的嘴唇:“三郎是天子,自然富有天下。一个园子对三郎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千里送鹅毛,这份心意我收下了。只是,为什么把园子修在这里呢?”

    皇帝的脸色稍微缓和下来:“有娘子这句话,朕的辛苦也没白费。为什么修在这里,朕想着以后我们来东都的时候,可以来这里躲几天清净。而且这里是我们见面的地方。就在前边那个球场上,朕看见一个女子,心里就再也放不下了。”

    李隆基在那天之前从来没见过那个女人这样不在乎自己的外貌,那么富有活力。李隆基身边的女人,不是尽力端着架子,竭力的维持着端庄贤淑的名声,要么就是太在意自己的美貌了。生怕自己一点的不妥当就会失去皇帝的喜欢。哼,朕是那种只在意皮囊的人吗?(丝丝乱入:似乎好像,确实是啊!皇帝大怒:滚!)

    杨玉环不可否认是美丽的,但是那天看着她和一群孩子在阳光下似乎鸡蛋的奔跑,身上没有任何的装饰,穿着的也是粗布衣裳,头发竟然随便的挽起来。比村妇还要寒酸的装束在杨玉环身上却没一点简陋。反而更显得她天生丽质,看着杨玉环在球场上飞奔,就像是一只小老虎。那一刻李隆基忽然觉得自己年轻了三十年,也有一种要上场奔跑的欲望。

    这个念头把皇帝吓一跳,自己多少年没有主动去运动的欲望了?

    “……和你在一起,朕好像又年轻了。玉环,你不会嫌弃我上了年纪,即将步入暮年吧。”李隆基有些担心起来。

    杨玉环心里暗笑,原来皇帝的心病在这里呢。难怪哭过寿王府门前的时候,皇帝那个脸色。的确自然规律是无法抗拒的。毕竟皇帝不年轻了。在唐朝这个医药事业不发达的年代,李隆基的年纪绝对算得上是老年人!

    “人有两个年纪,一个是身体的年纪,一个是心的年纪。有些人虽然正在盛年,但是朝气全无,只能算是个蹒跚老者了。有的人却没有备岁月消磨掉精神,反而是增加了阅历和睿智。三郎觉得自己是那种人呢。”杨玉环站住脚,直直的对上李隆基的眼睛:“往事不可追的,你还拘泥在以前那些虚妄里面做什么呢?今天你路上忽然生气,把我吓坏了!”

    李隆基心里甜滋滋的,搂着杨玉环,吻吻她的额头:“还不是因为你!你出神难道不是在像以前的事情!”

    “我是想以前的事情了,我想的是我们打架的情形!怎么?你也要和我动手不成?”杨玉环忽然化身河东狮吼,插着腰做茶壶状!

    无数黑线从皇帝额头滑落——呃,皇帝脑海里浮现出那杨玉环拎着凭几追打李瑁的暴和力谐情景。顿时皇帝的心情好多了,至少玉环对朕可是从来没动手的!就凭着这点,我才是最适合玉环的男人嘛。哈哈哈……:-)

    杨玉环叹息一声,看着远处:“尽管当初我们吵吵闹闹的,但是毕竟是相识一场,今天从那里路过,想起十八身处险境,不由得为他担心起来。”

    听着杨玉环的话,李隆基竟然破天荒的没有酸溜溜的,他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担心。

    没等着皇帝理清自己的思绪,杨玉环却是拉着皇帝说:“离这里不远有个小小的镇子,那边一家酒肆有上好的烤肉呢。我们去那边走走可好。”说着杨玉环拉着皇帝,到镇子上吃烧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