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玉环不做宠妃 > 117.感情微妙
    原来小寿根本没回来,这个时候只怕小寿已经到了红海沿岸了, 那边是黑衣大食的疆土, 杨玉环虽然没有亲眼看见李瑁的那封信,但是从皇帝和高力士的谈话中, 她明白很多事情要改变了, 但是小寿的处境是特别危险。

    在天竺的时候, 小寿得到了很多消息,他发现不少的阿拉伯人在和天竺各个小国做生意,小寿从这些商队那里得到了不少的消息。他竟然听见黑衣大食预备着翻过葱岭, 想要攻占大唐的安西都护府, 进而吞并整个西域的土地。

    听到这里,杨玉环忽然想起怛罗斯之战,自从那一战之后, 大唐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阿富汗帝国坟场的名声特进一步做实了。原来小寿的心里一直存着个大国梦,以前读历史的时候,小寿就叹息的表示要是没有那场战争,或者世界版图是另一个样子。

    现在小寿有改变历史的机会了,大事他面对的情形更凶险了。小寿叫人打着自己的旗号, 大张旗鼓的回到大唐,他则是和商队隐姓埋名到黑衣大食亲自打探消息。想到这里, 杨玉环心里忍不住担心起来。

    小寿这样做, 分明是已经有人开始怀疑小寿会潜入到黑衣大食, 小寿的处境肯定会危险的。杨玉环想到这里忍不住越发的担心起来, 小寿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而且黑衣大食一直对大唐控制的西域地区垂涎三尺。西域的那些小国都是信仰佛教的,他们也感受到了来自西边的威胁,这些年不少的国家都上疏请求大唐保护他们免于被黑衣大食侵扰吞并。

    按着李隆基的性子,这场战争肯定是不能避免的。到时候两国开战,不知道小寿那个时候在什么地方。

    “娘子,时候不早了,还是早些休息吧。”就在杨玉环心事重重的时候,冷不防有人后身后紧紧地抱住她。压下到了嘴边的惊叫声,杨玉环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李隆基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了,紧紧地抱着自己,热热的气息喷在肩膀上和脖子傻瓜。

    杨玉环赶紧咽下吐沫,定了定神,她不安的动了一下身体:“阿翁已经走了?”一惊站姿自己叫人装扮成自己回来,不就是说杨玉环在心里反复斗争良久,决定还是不直接问李隆基高力士带回来的消息。她一转身这个对上皇帝高深莫测的眼,李隆基似笑非笑的咧咧嘴:“其实娘子是想问,那边的情形到底如何是不是?”

    面对着皇帝的坦白,她倒是不知道怎么应对了,杨玉环最后干脆厚着脸皮,也学着皇帝的表情,微微挑下眉,拿着高深莫测的语气堵回去:“哼,我要是做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三郎心里才更难受呢?我就是想知道十八到底是做什么去了?明天大概全长安的人都知道寿王嫌弃,南海艰苦,干脆是不管身上的使命,直接跑回来了。三郎有时间在这里想东想西的,做无用功的。还是想想明天怎么收场吧。反正黑衣大食的使臣刚走,长安城里面不少的黑衣大食来的商人呢。”杨玉环冷冷的看一眼皇帝:“反正要是十八有个什么,最伤心的不是我!”

    杨玉环在提醒着皇帝,李亨现在虽然是老老实实的装死,但是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储君,高力士就算是浑身是眼,三头六臂的,后宫里面也不能做到彻底的铁桶一般,消息总是会泄露出去的。李亨对着寿王本来心存忌惮,好在小寿很明智的选择了离开长安,离着太子远远地。

    现在小寿一个人到黑衣大食收集情报,要是李亨这边泄露消息,到时候逼着寿王出面检讨自己擅离职守,小寿悄悄潜入的消息就再也保不住了。消息传到了黑衣大食。拿着脚趾头想,也知道,小寿死了,最高兴的是谁?

    李隆基脸色一变,他还没想到这里呢,明面上看起来寿王嫌弃南海的天气,身上不舒服,卫队依仗等大部队还在吕宋岛,等着季风来了就要杨返回到大唐来。赵义带着几个人拿着的却是寿王的印信,虽然没有惊动了沿途的大小官员,但是为了尽快的赶回来,驿站上的人肯定是知道了,因此才又高力士第一次传话说寿王回来的情况。

    要是真的有人得了消息,就此发难,自己要怎么应对呢?玉环说的没错,大食商人,在长安的人数不少,他们这些人贩卖人口,只要是挣钱的买卖不管多丧尽天良都会做,的而且听着京兆尹上疏说,已经有大食的商人在长安城传教!吸收本地人信仰他们的宗教。

    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商人表面上是经商,等着真的战事开始,他们肯定都是探听消息的探子和奸细。浩哥借刀杀人的法子!想到这里,李隆基忽然灵光一闪,把弹劾杨钊和虢国夫人受贿的事情联系起来。好啊,他们畏惧朕,就对着朕身边的人下手!

    想着李瑁竟然不畏艰险,只身潜入敌人巢穴,可是有些人呢,在长安安然享受,却还要想办法陷害为大唐做事出力的人。都是儿子,差距怎么辣么大呢?

    见皇帝沉默了,杨玉环知道自己的眼药上得恰到好处,太子不管有没有动作再也没兴风作浪的机会了。要是闹得狠了,杨玉环在心里冷笑一声,若是事情发展顺利,小寿的政绩积累的足够了,李亨也该休息了。

    “三郎,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吗?”被杨玉环担心的声音打断了思路,李隆基露出个勉强的笑容,宽慰着她:“朕被你的话给吓着了!的确,那个都是朕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那个出事,我心里都难受!”

    难受你个大头鬼啊,当初李瑛他们三个儿子一夕之间都没了,还不是你的杰作?也没见你怎么难受的样子不是。杨玉环很清楚,在没有威胁到皇帝权威的时候,李隆基还算是个不错的父亲,可是谁要是威胁到了他帝王的权利,什么亲骨肉,都是浮云啊。太子可不就皇帝权威的最大潜在威胁吗?

    “手心手背都是肉没错,但是手心和手背的肉不一样厚,十个指头还有长短呢。陛下知人善任,寿王锻炼了一番,越发的有智谋有担当了。至于别的吗,自然都是好的。时候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臣妾服侍三郎就寝!”杨玉环忍不住戳了下皇帝,反正眼药上完了,剩下的只要静候变化就是了。

    面对着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李隆基自然是欣然接受的,正想着重整旗鼓,接着享受这个浪漫温馨夜晚的时候,忽然外面一声巨响,接着是高力士的呵斥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要造反了?杨玉环心里很吃惊,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皇帝的寝宫,森更半夜的闹出来这么大的声音,这是不想活了吗?李隆基再一次被打断了,终于愤怒起来:“高力士!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愤怒的咆哮在房间里面回荡着,再来这么几次,皇帝就要彻底不举了。

    “陛下,是奴婢不谨慎,惊扰了陛下和娘子了!”高力士脸色难看的进来,看得出来,他起色很不好,好像外面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杨玉环感受到了高力士求助的眼光,她一边轻柔的拍着皇帝的后背:“大概是外面上夜的人不小心打瞌睡,睡着了?三郎息怒,那些内侍,看起来要好好地敲打一番,不过都是血肉之躯,小孩子年纪轻,贪睡也是有的!”

    李隆基哼了一声,想了想:“若是这样,只把刚才犯错的人狠狠地打一顿,按着公众的制度治罪就是了。你啊,也慢慢的上了年纪,还是找个靠得住的人帮你吧,今天的事情,,既然娘子把你说清,朕不怪你!”皇帝的怒气慢慢的消退了,叫高力士出去了。

    谁知高力士一脸的担心,压低声音说:“多谢陛下和娘子体恤,但是这个事情不是那个小内侍贪睡,而是,有人刚才偷听陛下和奴婢的谈话,想要出去报信,被奴婢发现了。那个奴婢拼命反抗,因此才会惊动了陛下和娘子。宫里的事情都是奴婢没办好事,现在那个人已经被抓住了,奴婢这就去审问清楚!”

    皇帝身边的人窥伺皇帝的言行,还迫不及待要出宫去传递消息!杨玉环心里都要放礼花了,老天爷对自己真的太好了,刚有点瞌睡就来和枕头,刚觉得有点热,就刮风下雨了。不管哪个被抓住的眼线是谁安排的,皇帝的印信肯定越来越重,首当其冲的就是太子了。

    第二天早上,等着杨玉环睁开眼,却发现已经是天色大亮了,听着里面的动静,小喜轻巧的进来,掀开帐子:“娘子醒了,陛下起身的时候说不叫打搅娘子休息。奴婢服侍娘子更衣吧。”

    杨玉环懒洋洋的坐起来,看着床边放着一身华贵的裙子,杨玉环打个哈欠:“今天还是很热,我才不要穿的里外三层呢,那样的短裙我做了好些呢,你哪一件我穿!”这是贵妃日常的常服,里外三层的,虽然穿上富丽堂皇,但是——这个天!

    “娘子还不知道呢,陛下说了今后叫娘子总管宫里的事情,等一会那些尚功和内侍们都要来拜见娘子,娘子怎么穿那样的衣服呢?”小喜拍拍手,不少侍女进来服侍杨玉环起床。

    后宫的事情叫她管?莫非是皇帝连着高力士都不相信了?杨玉环皱皱眉,问小喜“陛下还说什么,可是责备了高力士?”

    小喜明白杨玉环的意思,在她耳边低声说:“看着陛下的脸色,倒是没有责备高将军的意思。陛下见着奴婢站在外面,特别招手叫奴婢过来,笑着说今后怕是你们娘子要忙碌起来了,叫我好好地服侍娘子,不要叫娘子生气。”原来是这样,杨玉环心里哼了一声,大概那个眼线已经招供了,他身后的指使的人要是杨玉环猜的没错的话,大概真的是东宫住着的的那一位。杨玉环翻个白眼,既然皇帝要自己接手后宫,她也不用推辞了。

    上一次杨玉环推掉了,是因为自己刚入宫,而且以前的身份总是叫人诟病,自己一上来抓着管理后宫的权利,难免会引起更大的反弹。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自己在宫里已经是站稳脚跟了,接受管理后宫的权利也是名正言顺的。而且高力士不会反感,皇帝已经是提了两次了,再拒绝就过火了。今后,自己的确需要管理后宫的权利。

    “都是陛下的恩典,我要先去温泉泡一会,你们把前殿收拾好。”杨玉环抓着一件寝衣披在身上,她对小喜使个眼色,小喜立刻叫那些侍女出去了。

    泡在温泉里面,杨玉环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放松,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无数的心事,看着杨玉环脸色凝重,小喜一边帮着杨玉环洗头发,一边轻声地说;“娘子有心事?我已经悄悄地叫人去请太华公主和咸宜公主进宫了,娘子有什么嘱咐的话只管说。”

    杨玉环睁开眼,诧异的看着小喜,那个只知道整天吃吃喝喝,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不见了。杨玉环笑着说:“没想到小喜也长大了,你叫她们来,我要说什么呢?”

    “就说不要相信什么寿王提前回长安的话,我昨天隐约的听见什么寿王殿下回长安了,接着又有人说回来的不是寿王殿下,后来高将军黑着脸出来,狠狠地敲打了昨天服侍的人一顿。说谁要敢胡说就把谁直接打死了。昨天偷听陛下说话的是蔡猪儿,他沉不住气,想要立刻出去报信,可是那个时候宫门都关闭了,殿前的内卫先发现了蔡猪儿,他还想跳墙出去,结果被射一箭!”小喜和杨玉环说起来昨天惊心动魄的一幕。

    原来是这样,只是,杨玉环沉吟了下:“这个蔡猪儿真是个糊涂虫,等着天亮了,那个是他正好换班,就能名正言顺的出去传递消息,晚一会也没什么,谁知却冒冒失失的!功亏一篑啊!”杨玉环忽然想起什么转脸盯着小喜的眼睛:“你那个时候在哪里,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小喜眼里闪过一丝慌张,但是很快的小喜就在杨玉环无形的压力下全招了:“蔡猪儿是我悄悄叫人盯着他的,也是奴婢告诉高公公的,大概是蔡猪儿发现了我抓住了他的把柄什么的,就慌了神想着扼要连夜逃出去。”

    杨玉环惊讶的看着小喜,她没想到,小喜竟然变得如此细心起来,宫廷生活真是锻炼人啊,杨玉环看着小喜依旧是一脸的天真,杨玉环忍不住伸手捏捏小喜的脸蛋:“你以前不是整天说我,不要多想,一切自有陛下做主吗?怎么现在你倒是整天替我操心起来了?”

    小喜很无奈的说:“以前奴婢太糊涂了,只看到表面的事情,我是服侍娘子的,谁知却要娘子为我操心。我是娘子的奴婢,只有娘子好了,我才能有安稳的日子过。今后娘子的事情我都要特别的上心。不能再有蔡猪儿那样的人才好!”

    杨玉环挑挑眉:“真是懂事了,只是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小喜压低声音说:“是燕娘,她悄悄和我说了很多道理,就连着蔡猪儿有问题,也是燕娘提醒我,告诉我的。其实昨天晚上蔡猪儿逃走也是燕娘告诉我的,我告诉了高将军。”

    燕娘,竟然是她!杨玉环听着小喜的话沉默起来,这个燕娘,原来是他,本来燕娘和杨玉环坦白了她的身世,杨玉环就远着她了,虽然她还是叫燕娘自己身边,但是杨玉环很少叫她做什么。只叫燕娘教导小宫女们念书,识字。还特别批准燕娘跟着太医院的大夫们学习医术。

    燕娘是个识趣的人,见着杨玉环不了不热的,也不生气,更不和谁争什么,只安分守己的做自己的事情,闲了就到太医院去跟着太医们虚心求教。因为她是杨玉环身边的侍女,又有贵妃特别发话,叫燕娘跟着大夫们学习医术。因此太医院的太医们也都对燕娘很客气,等着发现燕娘的确有点学医的天分,这些太医们对她就更喜欢了。很多医术上的事情都倾囊相授,这样一来,燕娘在杨玉环身边的日子就更少了。

    就在燕娘都要淡化成一抹影子的时候,谁知却发现,这个燕娘竟然润物细无声,把小喜这个懵懂的丫头变得富有心机了。

    看着杨玉环沉默不语,小喜拿着浴巾说:“娘子时候不早了,这都是郎君的好意,娘子何必这样呢。那个燕娘好厉害的样子。时候不早了,只怕是那些尚功和内侍省的少监什么的都在等着娘子呢。陛下对娘子也是真心了,娘子真是好福气,能得到陛下和郎君的关爱!”

    哗啦一声,杨玉环从温泉水里面出来,她现在没事干感念小寿的情义了,接下来的事情还很多呢。“你叫燕娘晚上过来,我有些话要问她。”

    等着那些尚功和内侍省的内监们散了,杨玉环长长的舒口气,她悠闲地靠在软垫上,随便拿起来一本账册翻阅起来。其实杨玉环根本不用每天查阅账册,像是个账房先生那样,对宫里每一笔支出和收入都要亲自过问记账,不管是贵妃还是皇后管理后宫形式大于内容。

    不过,这不是书哦杨玉环只是个空架子,被别人架空在那里的橡皮图章。因为贵妃是有一票否决权的,只要不合心意的事情,杨玉环一张嘴就能否决掉。还有就是杨玉环的态度和表态是最要紧的,后宫里面是要听从的。

    正在杨玉环心里盘算着今后如何整顿后宫的时候,听见着侍女通报的声音:“高将军来了!”杨玉环忙着扔下面前的账册,站起来,笑意盈盈的说:“阿翁这个时候怎么来了,昨天晚上阿翁辛苦了,应该去休息下才是!你们端了我刚煮好的三清茶来。”

    高力士笑嘻嘻的进来,对着杨玉环拱手道:“娘子要折煞老奴了,我是什么名牌上的人物?能叫娘子站起来迎接我。”两个人都是笑嘻嘻的寒暄一番,高力士接过来小喜递上来的茶杯,抿一口杯子里面的茶,叹息一声赞叹道:“果然是的清香务必,喝一杯就有成仙得道的感觉。我今天是来感谢娘子昨天解围之恩的,谁知倒是先喝了娘子煮的好茶。”

    杨玉环知道高力士这是有话要说,她做个手势,身边的侍女们立刻悄无声息的退出去了。屋子里面安静下来,高力士端着茶杯沉吟一下,对着杨玉环说:“陛下叫杂家把这个送给娘子!”说着高力士从身上摸出来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杨玉环面前。

    打开盒子,里面是个白玉雕成的印章,虽然这个图章不大,两寸见方,上面雕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白玉上一点红色俏色,正好做成了牡丹花瓣。杨玉环翻开,印章上刻着阴文篆书,却是太真之印。

    “这是陛下亲自书写篆刻的,今后后宫一切事物,娘子凭着这个印章就能裁决。当初娘子的道号是陛下特别为娘子选的,娘子今后用这个印章比正式的贵妃印玺更好些。陛下说虽然现在不能送给娘子皇后印绶。但是总有一天能如愿的。别的事情娘子不用担心,陛下不会叫娘子受委屈的。”高力士对着杨玉环拱拱手,转达皇帝的意思。

    这个人还真是!杨玉环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李隆基竟然如此明白她的心思。杨玉环内心深处多多少少,对着贵妃的称号总是有些膈应。但是她自认从来没露出来半分,谁知李隆基却体察到了。

    “阿翁,我能陪伴在陛下身边已经是心满意足了。陛下一片深情么我要怎么报答呢?”杨玉环说着眼圈都红了。

    “娘子聪慧无人能及,自然之道要怎么办。老奴在陛下身边服侍这些年,说句实话,还没见过陛下对谁这样时时刻刻的放在心上。”高力士眼里看不出来什么情绪,他高深一笑意味深长的说:“娘子不用担心寿王殿下。陛下是个慈父,更是个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