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玉环不做宠妃 > 85.蛛丝马迹
    和杨玉环想的一样, 等着到了太华公主那里,就见着太华一脸泪痕的扑上来, 杨玉环伸手搂着太华, 忙着安慰:“都是些捕风捉影的谣言罢了,你不用放在心上,一切自有陛下做主。”杨玉环冷眼看看太华公主身边的人,黑着脸说:“你们是做什么的?这样的话公主是怎么知道的?”

    被杨玉环的眼光扫过,在场的人都瑟缩了下,杨玉环盯着公主的保姆, 沉着脸:“你是公主身边管事的,这些侍女和内侍都归你管辖, 看样子, 你的确是上了年纪, 越发的糊涂起来。这些话是谁说给公主的?你在宫中的时间比他们都长,你的责任便是管教公主身边的人。这分明是你的失职了。”杨玉环来的路上心里的飞快的转着无数的念头。

    听着大姐说这个谣言是长安城里面传出来的, 但是事情发生地点在骊山啊, 离着长安城还远着呢。而且又是宫里的事情。骊山这里也是守卫森严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哪天杨铦回来,被杨玉环发现堂弟的神色总有点不自在。就追问起来。才知道是他们两个散步谁知正巧看见皇帝和她正在散步。

    杨玉环看着杨铦那副尴尬的样子,就想起来了,他们这对小情人看见了什么。要说是欲行不轨, 那也只能是李隆基这个不要脸的和自己了。谁知却被移花接木的放到了杨铦和太华公主身上。这个编造谣言的人不是皇帝身边的人,就是太华公主身边的人了。

    不过皇帝身边的人应该是不知道当时杨铦和太华的存在, 那么就只能是太华公主身边的人了。杨玉环在脑子里面飞快的把公主身边的人过一遍, 那些侍女们大多是新换上来的, 也就是公主身边的保姆,从太华公主出生一直在她身边。太华对这个保姆不一般,有什么话都肯和保姆说的。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杨玉环决定叫人悄悄地去查一下太华公主身边保姆的来历。等着见到太华,看着她身边一众人的反应,杨玉环心里明白了,这个事情和保姆脱不开干系。

    大概是察觉到杨玉环的态度不善,保姆忙着跪下来哭诉起来:“那个乱嚼舌头的贱婢已经被杖杀了,娘子一向是最疼爱公主的!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公主的清誉就要毁于一旦了。还请娘子为我们公主想想办法挽回声誉。”

    太华看着从小陪伴着自己的老保姆跪在地上,哀哀哭泣的样子,忍不住扑过来,对着保姆说:“嬷嬷,这都是我的命,怨不了别的人。你上了年纪还是起来吧。昨天晚上你的腿疼病又犯了,还是下去好好地休息下。”

    “公主的事情陛下和我怎么能放手不管的。她身份尊贵,现在只怕是陛下已经知道了,特别叫御林军和京兆衙门和内卫一起追查谣言的来源。好了太华别伤心了,你越伤心那些心如蛇蝎的贱人们就越高兴。而且这个事情陛下不查清楚是不会放手的,凭空捏造损毁公主的声誉,最后是丢了皇家的面子,损坏的是陛下的威严。这样的人一定不能轻饶了,按着律法是要全家流放,主犯斩首。那些同伙也跑不了。嬷嬷从公主出生在陪伴保护着她,你的心情我知道。小喜,你们快点读者嬷嬷起来,嬷嬷上了年纪,刚才听公主说嬷嬷的腿疼病犯了。立刻叫太医来给嬷嬷看看。青云,你去服侍嬷嬷,看着太医给她诊治。”杨玉环一脸的郁闷,叫人扶着嬷嬷起来。

    听着杨玉环的话,保姆看起来似乎没刚才伤心了。青云上来要扶着保姆起身,她忙着推辞:“使不得,你是娘子身边的人,我怎么敢叫姑娘扶着我呢?”

    青云却是笑嘻嘻的,扶着保姆的胳膊不肯放松:“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陛下和娘子的奴婢罢了,既然是娘子发话了嬷嬷就领情吧。”说着青云一招手上来几个侍女,簇拥着保姆,脚不沾地的走了。

    这里杨玉环冷眼看着那些侍女们:“你们这些人当差不认真,全给我关起来。彩云你另外选一些人来,服侍公主。小喜,你带着人把这些人分开关起来,仔细审问清楚。”杨玉环一摆手,那些服侍公主的人都被带走了。太华公主脸上哭的红红的,杨玉环接过来彩云递上来的一个毛巾轻柔的给太华擦脸。

    “别伤心了,这个天气小心脸上哭的皴了。这么细腻的肌肤,皴裂了多可惜啊。你这样伤心只怕杨铦那个傻小子肯定又要借上蹿下跳了。你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你们的婚事可是有人不舒服呢。其实按着我看,就算是传言是真的。若是杨铦真的对你不尊重,圣人最后狠狠地治罪,也是他罪有应得。若是你们两情相悦,稍微有点亲密的举动——那也没什么?你们光明正大,亲昵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怎么和老学究一样迂腐不堪呢?要是你们只是被人看不顺眼,你就更不能伤心了。他们怎么对你的,你就直接回击过。”

    太华这会已经慢慢的冷静下来,她仔细想想杨玉环的话,点点头:“我看见他脸上的伤痕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其实杨铦对我很尊敬,我们不过是随便走走。谁知……我们不想打搅阿爷和娘子,就急匆匆的下山了。我心里知道,那些人是谁。可怜我的命运怎么这样不好,从小到大就被人算计?难道我一出生就命中注定是别人手上的棋子吗?娘子的话我记住了,我不能伤心,这样岂不是遂;额那些人的心愿。我一定要好好地,给那些人看!”

    还真是听人劝的好孩子,太华公主的确聪明,只是从小成长的环境有些压抑罢了。杨玉环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拍拍她的肩膀:“你放心,我一定倾尽全力给操办婚礼,那个女人不想要个最盛大的婚礼。我已经叫他们放下手上的伙计,全力给你赶制最美丽精致的嫁衣。”

    太华公主脸上微微一红,她感激的抓着杨玉环的手:“娘子比我的亲生母亲还要好!我本来以为自己是个多余的人,谁知却有幸遇到了娘子。”

    “呃,好了,你这样吹捧我,我的不好意思了。这是给你的新首饰。”杨玉环对着外面拍拍手,很快的几个小宫女端着盒子里面,打开看里面珠光宝气,叫人眼花缭乱。太华公主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些精致的珠宝:“这都是给你的私房。那些公主的花冠什么的,都是按着规制叫宫内局预备呢。这是我给你一个人的。首饰这个东西吗,心情不好的时候,换个样子可以带来好心情。”说着杨玉环拿起来一对精致的花丝镶嵌宝石的博鬓递给太华公主。

    “这个宝石很衬托你的肤色和气质!”博鬓是一朵金莲花的造型,金子做成茎秆和荷叶的部分,剩下的花瓣拿着粉色的碧玺打造出来。

    美丽的东西总能叫人心情舒畅,太华满是欢喜的把玩欣赏着,她忽然想起个事情,皱着眉说:“我想起来了,我一支博鬓掉在了山上!嬷嬷说叫人去找了,但是却没找到!那个博鬓我很喜欢,可惜只剩下一支了,娘子能不能叫工人做个一样的。”

    “这有什么难的?你把剩下的那个拿出来。但是这里应该不会丢东西啊?难道是那个宫女或者内侍捡起来自己昧下来了?”杨玉环皱皱眉,华清宫里面虽然服侍的人不少,但是还算是管理的井井有条的,而且太华公主的东西可不是一般市面上常见的首饰,就算是谁捡走了,也不能变现,拿着只会很快被发现。若是主动叫出来,按着太华的性子肯定会赏赐捡到首饰的人。可是那个博鬓竟然消失了。

    杨玉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面上不动声色,安慰着太华公主:“这个东西虽然小,但是世界上很难找一样的宝石,这个上面镶嵌的是猫眼石,若是想找和丢的那个一样的可要费些时间了。不过没关系,我叫人仔细的找。长安最近商人越来越多了,想必那些胡商肯定能找到相似的。”接着杨玉环安慰了太华一些话就要走了。

    太华公主起身亲自把杨玉环送到了门口,杨玉环想了想对着太华说:“这里和大明宫都是阿翁管着那些内侍和宫女们,应该没有谁胆大包天捡走你的东西不肯归还。我想大概是你没说清楚地方,以至于后来去找的人寻错了地方。不如你亲自带着人去看看,也当着是散散心。你要是这么闷声不响的躲起来,岂不是正好应了他们的话了。这世上的谣言,最怕的便是正大光明。你只管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人前一切如常,他们也就没话说了。”

    听明白了杨玉环暗示的意思,太华公主略微有些吃惊:“我身边的人都是嬷嬷在打点。这些年了,她一直在我身边……”太华公主有些激动地说起来,但是她越说越慢,最后竟然说不出来一个字。

    最后太华公主苦笑着对杨玉环说:“原来我身边最亲近的人都在算计我!”

    “不要这么悲观,你们毕竟是主仆分际。”杨玉环安抚着太华公主,谁知留在宫里的彤云急匆匆的过来:“娘子,陛下找娘子呢!”

    看着彤云的脸色不好,杨玉环心里一动莫非他们还有后手?

    杨玉环踏进寝宫就听着李隆基的声音:“娘子回来了,太华怎么样了?”杨玉环听着皇帝的语气不善,心里就知道事情不妙,看样子是谁在皇帝跟前嚼舌根了。等着她进来,果然就见着李隆基的手上拿着的正是太华公主丢的那个博鬓。

    “怎么太华的博鬓在这里?刚才太华还和我惋惜呢,说是昨天落在了山上了,叫侍女们去找竟然也没找到。这上面分明是錾刻着太华的印记,是谁捡到了,竟然不送到太华公主那边。”杨玉环伸手要接过来。

    谁知李隆基却是阴沉着脸色:“这个是从杨铦的身上掉下来的,那些谣言刚开始的朕也以为是有些人胡说的,但是今天早上,有人亲眼看见这个博鬓从杨铦的身上掉下来。他若是没有做那样出格的事情,怎么太华的首饰会在他身上!真是可恨,竟敢对公主不恭敬!”

    皇帝的怒气快要压制不住了,紧紧地皱着眉头,眼看着就要说出来惩罚杨铦的话,但是李隆基看着一边的杨玉环,硬生生的把剩下的话咽回去了,只长长的叹口气,很无奈的说:“这个杨铦,你该狠狠地教训他一顿才好!”

    杨玉环轻巧的到了皇帝身边,伸手给李隆基捏肩膀捶背的顺气:“三郎爱屋及乌,妾身代替杨铦谢谢圣人宽厚。只是事情什么样子,个人的角度不一样,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我教训杨铦没用处,陛下教训也没用处。我不为自己的堂弟辩白,这个事情,不如这样——他们不是说杨铦行为举止轻薄,唐突了公主。那么就把杨铦交给公主发落。只要太华能出这口气,就算是把杨铦打死了,也没什么。反正自己犯的错,自己承担就是了。这怨不得谁三郎看这个办法可好?”

    李隆基听着杨玉环的话,心里的愤怒慢慢的平息下来,玉环说的没错,而且看她的神色,事情肯定和自己听见的不一样。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太华的确是很喜欢杨铦的,而且杨铦这个孩子,的确是个老实诚恳的人。平心而论,杨铦在才学上的确是差了点,但是贵在人品不错。想来杨铦那么谨慎小心的人应该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而且从太华和杨铦的互动来看,这两个孩子彼此有好感——作为过来人来,李隆基当然知道陷入热恋的男女有点亲密的举动也没什么。

    想到这里。李隆基叹口气,伸手拉着杨玉环在身边坐下来:“朕也是被那些话气晕了头,而且他们言之凿凿,还有物证!”说着皇帝指了指扔在面前几案上的博鬓:“这个东西还是当年太华及笄的时候贞顺皇后送给她的。她们母女一向是冷淡,其实各自心里都要苦衷的。这个博鬓是太华很在乎的东西,她不肯轻易送给别人的。”

    “三郎别生气了,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就悄悄地看太华怎么对杨铦就知道了。”杨玉环转转眼睛,满眼的狡黠之色。

    李隆基的心情彻底放松下来,他伸手捏捏杨玉环的脸蛋,笑着说:“你啊,真是个孩子心性!”

    李隆基叫了高力士来,吩咐一番,高力士忙着称是:“是,杨铦现在还被陛下在三清殿罚跪呢。奴婢这就去叫杨铦到公主面前谢罪!”

    听着杨铦被皇帝弄到三清殿罚跪,杨玉环立刻心疼了,她皱着眉头:“公主的首饰从杨铦身上掉下来是,是谁看见的,怎么一下子就闹到了三郎跟前了?这样的博鬓也是不是世上仅有?这样一个小东西怎么就被人一眼看见,还立刻知道来历呢?”

    听着杨玉环的话,李隆基脸上刚消散的乌云立刻又回来了。“你去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杨铦怎么就那么巧的在宫门前马失前蹄,这个博鬓怎么就一下子被人发现了?!”李隆基脸色阴沉,高力士见着皇帝脸色不妙,立刻答应着,赶紧出去办事了。

    事情很快的有了进展,太华公主和杨铦一见面,太华公主竟然是一下子扑到杨铦的身上,委屈的哭起来,杨铦被公主突如其来的热情闹得手足无措,浑身僵硬的不敢动一下那里是什么公主兴师问罪,简直是一对被人算计的小情侣在哪里互相安慰呢。

    听着回报,杨玉环挑着眉,用戏谑的语气问:“三郎也该放心了,陛下一片慈父之心,我的命不好,怎么没有这样疼爱女儿的父亲!”说着杨玉眼圈一红,委屈起来。

    李隆基立刻心疼的把杨玉环抱在怀里,赶紧献殷勤,安抚着杨玉环:“娘子别伤心,朕来疼你!”

    杨玉环娇嗔的白一眼李隆基,嘟着嘴:“这都是三郎惹出来的祸。昨天你可知道……”杨玉环低声的把昨天太华公主和杨铦怎么看见皇帝和贵妃再光天化日之下,做的那些有伤风化的事情 ,把这两个纯洁的孩子吓跑了,这才引出后面的事情。

    谁知李隆基却是哼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等着他们成亲了,就明白了。朕倒是没想到,杨铦是这么腼腆的人。”切~谁都和你一样,脸皮辣么厚!

    调查告发杨铦的事情也有了进展,那个告发的内侍房里竟然搜出来不少的金银珠宝,这个陈宝明本来今天不该在宫门前面当值,但是他却找借口硬是和今天当班的人换班。就等着杨铦在宫门前马失前蹄,他跑过去把太华公主的那支博鬓扔在杨铦身边,然后贼喊抓贼。

    至于为什么杨铦就真的在宫门前从马上摔下来,那就是守卫宫门的禁军里面有问题了。

    听着调查的结果,李隆基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可怕:“一定要差个水落石出!把陈玄礼叫来!”

    这是要兴师动众啊,杨玉环忙着说:“三郎,他们在暗处,若是大张旗鼓的调查,只怕要打草惊蛇。不如悄悄地查访。先叫杨铦受点委屈,叫他们信以为真,就放松了警惕!”